• 周一. 6 月 17th, 2024

京剧《平贵别窑》剧本唱词

admin

8 月 26, 2023 #京剧剧本

京剧《平贵别窑》剧本唱词

角色

薛平贵:武生
王宝钏:旦

剧情

薛平贵降伏了红鬃烈马,唐王封他为“后军都府”,王允却故意将他改为“马前先行”,并派他远征西凉。这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妇,不得不忍痛地分别了。

注释

这个剧本是由中国京剧团演员李洪春、云燕铭与本院(中国戏曲研究院)编辑处吕瑞明共同整理的。因原本就很完整,整理时,仅对个别词句略加修正。

京剧《平贵别窑》剧本唱词

【第一场】
(王宝钏上。)
王宝钏(引子)身居寒窑,终日里,愁锁眉梢。 

(念)思念萱堂泪滔滔,爹爹枉自伴当朝。嫌贫爱富世间少,父女恩情一旦抛。

(白)我,王宝钏。我父王允,唐室为臣,官居首相,膝下无儿,所生我姐妹三人:大姐金钏许配苏龙;二姐银钏许配魏虎。只因母亲身染重病,是我每日在床前侍奉汤药,直到三载,我母亲病体痊愈。后宫娘娘闻知此事,亲赐五色绒线,绣成一球,在十字街前,高搭彩楼,抛球招赘,打中薛郎平贵。我父嫌贫爱富,叫我退去平贵婚姻,改配新科壮元赵宣。是我不允,与爹爹三击掌,誓死不回相府,与薛郎来在寒窑,苦度光阴。自离相府,每日思念母亲,也不知我母亲身体是否安泰?思想起来,好不闷煞人也!

(二黄慢板)王宝钏思萱亲伤心泪掉,

老爹爹枉为了一品当朝。

嫌贫寒爱富贵世间稀少,

他把那父女情一旦相抛。

(王宝钏出窑,望。)
王宝钏(二黄慢板)薛郎他虽贫寒志量非小,

去投军我料想定显英豪。

将身儿回寒窑将门闭了,

候薛郎投效归细说根苗。

(王宝钏下。)
【第二场】
(薛平贵上,起霸。)
薛平贵(念)头戴金盔一点红,身披铠甲扣玲珑。自从降了红鬃马,唐王驾前立大功。

(白)俺,薛平贵。只因降了红鬃烈马,唐王见喜,将俺封为后军督府。西凉下国打来连环战表,要夺我主江山社稷。可恨王允老贼,上殿奏本,保苏龙魏虎以为正副元帅;将俺后军督府,改为马前先行。为此全身披挂,回至寒窑,辞别三姐。天哪,天!困煞俺英雄也!

(西皮导板)恼恨王允太不仁,

(薛平贵上马。)
薛平贵(西皮原板)屡害平贵所为何情?

催马加鞭往前进,

(薛平贵下马。)
薛平贵(西皮摇板)叫声三姐快开窑门。

王宝钏(内白)来了!

(王宝钏上。)
王宝钏(西皮摇板)忽听门外有人唤,

想是薛郎回窑前。

开开窑门用目看,

(白)薛郎!

薛平贵(白)三姐!

(薛平贵进窑。)
王宝钏(白)呀!

(西皮摇板)薛郎怎得荣耀还?

(白)薛郎,回来了!

薛平贵(白)回来了!

王宝钏(白)你哪里来得这身荣耀?

薛平贵(白)只因降了红鬃烈马,唐王见喜,将俺封为后军督府。

王宝钏(白)噢!如此说来,你作了官了?

薛平贵(白)作了官了。

王宝钏(白)待我谢天谢地。

薛平贵(白)且慢!慢谢天地,其中有变。

王宝钏(白)此话从何说起?

薛平贵(白)三姐!只因西凉下国,打来连环战表,要夺我主江山社稷;可恨你父上殿奏本,保苏龙魏虎以为正副元帅,将俺后军督府改为马前先行。为此全身披挂回至寒窑,辞别三姐,我就要启程了!

王宝钏(白)你待怎讲?

薛平贵(白)就要启程了!

王宝钏(白)哎呀!

(王宝钏晕倒。)
薛平贵(白)三姐醒来!

王宝钏(西皮导板)听一言吓得我魂魄飘洒,

王宝钏、
薛平贵(同三叫头)(薛郎)(三姐)!(我夫)我妻)!(夫哇)(妻呀)!

王宝钏(西皮原板)不由人一阵阵泪流如麻。

父好比秦赵高指鹿为马,

父好比汉萧何私造律法。

薛平贵(西皮原板)说什么秦赵高指鹿为马,

讲什么汉萧何私造律法。

你的父与平贵冤仇结下,

害得我夫妻们各奔天涯。

王宝钏(西皮原板)手指着相府高声

(西皮二六板)叫骂,

爹爹作事理太差,

好端端鸳鸯遭棒打,

(哭头)狠心的爹爹呀!

(西皮摇板)你去后为妻我怎度生涯?

薛平贵(白)三姐!

(西皮快板)三姐不必泪双流,

平贵言来听从头:

干柴十担米八斗,

你在寒窑苦度春秋。

守得住来将我守,

(哭头)三姐呀!

(西皮快板)难度光阴你将我丢。

王宝钏(西皮快板)薛郎说话没来由,

为妻言来听从头:

干柴十担米八斗,

留在寒窑度春秋。

夫妻恩深情义厚,

饿死寒窑也不回头。

薛平贵(白)好哇!

(西皮散板)三姐情义世少有,

倒叫平贵脸含羞。

(中军上。)
中军(白)平贵听令!

薛平贵(白)在!

(薛平贵出窑。)
中军(白)元帅初点大卯,不可违误卯期,速到校场听点!

薛平贵(白)得令!

中军(念)将军不下马!

薛平贵(念)各自奔前程。

(中军下,薛平贵进窑。)
王宝钏(白)薛郎,外面何人到此?

薛平贵(白)三姐!中军到此传令:元帅初点大卯,不可违误卯期。一卯不到一捆四十;二卯不到两捆八十;三卯不到人头落地。军务紧急,我就要启程了!

王宝钏(白)薛郎你……这就要走么?

薛平贵(白)军务要紧哪!

王宝钏(白)你有什么言语,嘱咐为妻几句吧!

薛平贵(白)唉!此时我心如刀割,纵有满腹的言语,一时也讲不出来了。

王宝钏(白)薛郎啊!你今此去,不定三年五载,才得回来,撇下为妻何以度日呀?

薛平贵(白)三姐!方才言得明白,寒窑现有干柴十担,老米八斗,你在寒窑苦度贫寒……

王宝钏(白)若是不够呢?

薛平贵(白)若是不够,你……回转相府去吧!

王宝钏(白)薛郎啊!你可记得我在相府与我爹爹三击掌,纵然饿在死寒窑,也是不回去的了哇……

薛平贵(白)好哇!三姐心如铁石,令人可敬。为丈夫此番出征,不定三年五载,才得回来,你在这窑前、窑后、窑左、窑右,与人家浆浆洗洗,缝缝连连,耐等为丈夫回来,我是一家一家地登门叩谢。话已讲明,我就要启程了!

王宝钏(白)薛郎当真要走?

薛平贵(白)当真要走。

王宝钏(白)果然要走?

薛平贵(白)军务紧急呀!

王宝钏(白)待为妻送你一程。

薛平贵(白)外面风大,不送也罢。

王宝钏(白)我一定要送。

薛平贵(白)如此有劳了!

(薛平贵出窑门,头碰门上。)
王宝钏(白)碰着了?

薛平贵(白)不妨事。

(薛平贵、王宝钏同出窑,薛平贵牵马。)
王宝钏(西皮原板)王宝钏送薛郎心酸难忍,

薛平贵(西皮原板)倾刻间夫妻们就要离分。

王宝钏(西皮原板)但愿得此一去旗开得胜,

薛平贵(西皮原板)自有那探马儿来报信音。

王宝钏(西皮原板)一路上必须要保重谨慎,

薛平贵(西皮原板)你在这寒窑内苦度光阴。

王宝钏(西皮原板)送薛郎送至在三岔路口,

(哭头)喂呀,我的夫啊!

薛平贵(西皮快板)叫人难舍又难分。

王宝钏(西皮快板)从空降下无情剑

薛平贵(西皮快板)斩断人间夫妻情。

王宝钏(西皮快板)流泪眼观流泪眼,

薛平贵(西皮快板)断肠人送断肠人。

王宝钏(西皮快板)宝钏舍不得薛平贵,

薛平贵(西皮快板)平贵难舍妻宝钏。

王宝钏、
薛平贵(同哭头)夫妻们只哭得泪如雨降,

我的——

(王宝钏、薛平贵同相望。)
王宝钏、
薛平贵(同哭头)(夫)(妻)呀!

(号炮三声。)
薛平贵(白)哎呀!

(西皮散板)又听号炮响连声。

不辞三姐跨金蹬,

(王宝钏扯住薛平贵,薛平贵、王宝钏同走圆场。)
王宝钏(西皮散板)扯住薛郎不放行。

你要走来将我带!

薛平贵(西皮散板)你苦苦的拉我为何来?

王宝钏(西皮散板)你去不定三五载,

你把为妻怎安排?

薛平贵(西皮散板)你回寒窑且忍耐,

我到军前再作安排。

此时间顾不得夫妻恩爱,

(王宝钏扯住薛平贵,薛平贵推王宝钏,王宝钏倒地。薛平贵拉马欲行,见状复回,搀起王宝钏。薛平贵上马,王宝钏追,扯缰绳,薛平贵拔剑斩断缰绳,王宝钏趺倒。)
薛平贵(白)三姐,你要保重了!

(薛平贵下。王宝钏立起,望。)
王宝钏(白)薛郎,我夫!

(哭头)啊!我的夫啊!

(西皮散板)剑斩缰绳人不在,

夫妻生生两分开。

含悲忍泪将窑门带,

(王宝钏回窑,关门。)
王宝钏(西皮散板)苦守寒窑望夫来。

(王宝钏下。)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