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四. 6 月 20th, 2024

京剧《黄金印》剧本唱词

admin

9 月 27, 2023 #京剧剧本

京剧《黄金印》剧本唱词

角色

韩信:武生
刘邦:老生
项羽:净
张良:老生
范增:老生
萧何:老生

剧情

项羽破秦后,自立西楚霸王,封刘邦于关中。时韩信为项羽执戟郎,屡谏不纳,思他往。适刘邦军师张良来说,韩信乃持张良角书,暗渡陈仓归汉。初,刘邦以韩信为“淮阴饿夫”见轻,仅授仓官。韩信失意出走,萧何星夜追回,始献角书。刘邦乃沐浴斋戒,筑台拜将。汉将殷盖不服,即被斩首,从此汉军大振,卒定天下。

京剧《黄金印》剧本唱词

【第一场】
(四龙套同上,同站门。项羽上。)
项羽(引子)咸阳三月火,楚项得山河。 

(念)威力尊称霸,岂独破秦功。一怒安天下,有如文武风。

(白)孤、西楚霸王项羽。可恨韩生阻谏迁都,咒咀朕躬;曾命韩信将他押赴云阳市口,油鼎烹之。未见回音。

(韩信上。)
韩信(念)烹韩心凛凛,回旨意迟迟。

(白)臣、韩信奉王旨意,烹了韩生,特来交旨。

项羽(白)你且退下。

韩信(白)领旨!

(韩信下。范增上。)
范增(念)若论春秋意,难逃董孤笔。

(白)臣、范增见驾,愿陛下万岁!

项羽(白)亚父平身。

范增(白)万万岁!

项羽(白)赐坐。

范增(白)谢坐!

项羽(白)亚父修理彭城,为何不召而回?

范增(白)臣离陛下之时,也曾奏过不许刘邦入蜀。陛下为何命他去镇汉中?今义帝投江已死,天下人心摇动。臣在彭城,又闻大王急欲迁都。所以赶回谏奏。乞陛下不可离此咸阳,免失天下之势。

项羽(白)亚父差矣!昔者尧都平阳,舜都蒲阪,大禹都安邑,成汤都毫,周武都镐。天下自在人君居止,焉有一定咸阳之理?是故文王迁岐山,百姓归之如市;秦始都咸阳,秦竟亡之。可鉴也。不必多奏,随朕去到彭城,乐享太平。

左右,搀扶亚父下殿去吧!

范增(白)咳,只恐江山休矣!

(唱)良药苦口利于病,

忠言逆耳王不行。

迁都彭城不要紧,

血战江山属他人。

(白)咳,枉费心机了!

(范增下。)
项羽(白)且住!亚父这等谏言,想来咸阳必为紧要。待孤命章邯镇守咸阳,可放心无虑。

左右,宣雍王章邯上殿!

四龙套(同白)雍王章邯上殿!

章邯(内白)领旨!

(章邯上。)
章邯(念)一字归霸主,百战定山河。

(白)臣、章邯见驾,愿陛下万岁!

项羽(白)平身。

章邯(白)万万岁!宣召微臣,有何国事议论?

项羽(白)孤前者封卿为雍王,镇守秦地,坐镇咸阳,须要紧防刘邦东出,休负朕意!

章邯(白)那刘邦何德何能,敢来咸阳?臣愿镇守此地。

项羽(白)好。领旨下殿!

章邯(白)领旨!

(唱)大封诸侯王迁鼎,

罢息干戈享太平。

封我雍王咸阳镇,

刘邦东出有何能!

(章邯下。)
项羽(白)亚父年迈忒谨慎,

当谏之事他不行。

迁都彭城心已定,

谁胆阻孤行!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二场】
(张良上。)
张良(唱)缩手潜身离法场,

吓坏韩国张子房。

韩信果然智谋广,

参透机关比我强。

(白)适才在云阳市上,听韩信之言,真乃天下奇才也。我与汉王访求元帅,除却此人,难以再寻。今日听他之言,似有怨楚之意。不免以卖剑为由,趁此月色,扣门求贤,就中顺说他归汉便了!

(唱)假做卖剑去求将,

访个元戎扶汉王。

趁着月色朝前往,

相见之时要紧防。

(张良下。)
【第三场】
(六么令牌。四下手同上,同挖门。韩信上。)
韩信(白)两厢退下!

(四下手自两边分下。家院暗上。)
韩信(白)下官烹了韩生,复旨回寓。今日之景,令人胆寒。我想梁间巧燕,住不多时,需当别图才是!

(张良上。)
张良(念)笼禽放高翥,雾豹必深藏。

(白)门上哪位在?

家院(白)是哪位?

张良(白)我乃淮阴人氏,与你家将军乃是同乡,特来拜访。

家院(白)请少候。

启老爷:外面有一人,乃是老爷同乡,特来拜访。

(韩信背供。)
韩信(白)哎呀且住!我在淮阴贫贱之时,并无朋友,此地亦无故旧。今来之人,必有缘故。

(韩信向家院。)
韩信(白)请他进来!

家院(白)是。

家爷有请!

张良(白)有劳了。

将军在哪里?

韩信(白)哎呀且住!我看此人有些面熟,怎么想他不起!

张良(白)将军请了!

韩信(白)请了!贤公从何而来,有何贵干,请通名姓?

张良(白)与将军虽是同乡,久出在外,从未谋面。只因先人遗下宝剑三口,乃是稀罕之宝,遍求天下英雄,先观其人,后卖此剑。已将两口卖与二人去了,只有这口宝剑未遇其主。今闻将军乃是天下英雄,特来卖剑。

韩信(白)既然如此,请借宝剑一观。

张良(白)请看。

韩信(白)唔呼呀!果然好剑。请问先生,这口剑卖价几何?

张良(白)先观其人,不论其价。久闻将军乃天下豪杰,因此特来相见。此剑有主,何必问价?请收下!

韩信(白)如此多谢了!宝剑虽蒙相赠,但恐韩信不能相称。

张良(白)若不相称,虽万两黄金亦不轻售。

韩信(白)足承厚意。请问此剑可有名否?

张良(白)怎么无名,一口“天子剑”,一口“宰相剑”,一口“元戎剑”。

韩信(白)请问先生,“天子剑”卖与何人了?

张良(白)卖与丰泽刘邦。

韩信(白)啊先生,何以见得汉王可买此剑呢?

张良(白)龙颜丰满,豁达大度,紫气祥云,常随项上,昔在芒砀斩蛇,即此剑也!

韩信(白)“宰相剑”卖与何人了?

张良(白)“宰相剑”卖与沛县萧何。

韩信(白)有何征验?

张良(白)辅翊汉室,除秦苛法,约法三章,是以与他。

韩信(白)哈哈哈……先生已将二剑卖与汉王、萧相国,可谓得人矣。今将此“元戎剑”与我,但韩信素无重望,又无为将之才,不亦有负此剑?

张良(白)将军所学,虽孙武不能过也。只是未遇其主耳!若遇其主,气喷风云,必非今日之碌碌也。

(韩信微笑。)
韩信(白)啊先生,今晚来意,用言语打动于我;灯月之下细观,先生莫非是韩国张子房么?

张良(白)然也。

韩信(白)哈哈哈……先生乃天下豪杰,人中之龙也。我欲弃楚归汉,先生以为如何?

张良(白)汉王长者,终成大事。将军宜速前去。我有角书一封,乃我别汉时所存。若是荐举元帅,凭书为记。公今带去不可有误大事!

韩信(白)先生已将栈道烧绝,却从何路而去?

张良(白)这有地理图一幅,照此陈仓转过孤云山而去。将军破三秦当从此出。

韩信(白)领教。请问先生今欲何往?

张良(白)吾今看霸王迁都之后,效苏秦游说六国,教诸侯反楚归汉,造成分地之势,好让将军任意下三秦也。

韩信(白)信早晚便行。

张良(白)将军须从速打点,惟恐范增知道此事,必然伤害于你。在下告辞了!

(唱)将军速行须勇往,

迟恐范增来害伤。

汉王驾前烦拜上,

一路小心过陈仓。

(白)请了!

(张良下。)
韩信(白)请!

(唱)一番言语精神爽,

奇才满腹张子房。

(白)且住!张良之言,深合我意。但一路关津如何能过?啊有了:我看都尉陈平有意降汉。不免去到那里求取印信文书,以为路引便了!

(唱)项羽好似秦王样,

弃楚归汉免遭殃!

(韩信下。)
【第四场】
(范增上。)
范增(引子)铁锁金套,终何用,破壁飞腾!

(白)老夫、范增。自彭城回归咸阳,不料刘邦已入褒中。霸王定要迁都彭城。是我再三谏止,不纳忠言,只得随往彭城。

家院(内白)报!

(家院上。)
家院(白)启爷:有人来报,执戟郎韩信声言访友,匹马一人向西而去。特来报知!

范增(白)哎呀不好了!

(唱)韩信背主私逃奔,

去了擎天柱一根。

(白)咳!我前者叮咛霸王重用韩信;若不重用,即速杀之。霸王不听。今日被他逃走,必投刘邦,又生心腹之患。不免赶上霸王,派兵追拿便了。

带马!

家院(白)是。

范增(唱)好心好比南山豹,

刘邦犹如北海蛟。

霸王虎势今去了,

范增似燕空栖巢。

(范增、家院同下。)
【第五场】
(〖泣颜回〗。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马夫、英布、季布、彭越、钟离昧、四太监引项羽同上。)
范增(内白)陛下暂停车马,范增有本启奏。

英布、
季布、
彭越、
钟离昧(同白)亚父有本启奏。

项羽(白)人马列开!

英布、
季布、
彭越、
钟离昧(同白)啊!

(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马夫、英布、季布、彭越、钟离昧、四太监同挖门。范增上。)
范增(念)敌国风云聚,自家股肱失。

(白)臣启陛下:执戟郎韩信逃走,决投刘邦,定生祸患。车驾不可前去彭城。速回咸阳,以防刘邦之患。

项羽(白)韩信懦夫,纵投刘邦,焉能成其大事?何须大惊小怪!

范增(白)那韩信非常人也。刘邦定然重用,为祸不小。请主转回咸阳,以保社稷!

项羽(白)天随孤意,喜出咸阳,岂有转回之理?罢!吩咐各路关口,捉拿韩信就是。朕今不回咸阳了!

范增(白)陛下呀!

(唱)韩信虽是懦夫汉,

一朝得志事不凡。

今投刘邦我国患,

(白)陛下呀!

(唱)祸到临头后悔难。

项羽(唱)韩信、刘邦纵,

蝼蚁焉能抗泰山?

寡人助你三分胆,

高枕无忧且心安。

范增(白)咳!

(唱)谏奏不准暗嗟叹,

指日失却锦江山。

(白)哎,大势去矣!

项羽(白)亚父不必耽忧,随朕去到彭城,安享太平富贵。

起驾!

(〖泣颜回〗。项羽领范增、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马夫、英布、季布、彭越、钟离昧、四太监同下。)
【第六场】
(樵夫上。)
樵夫(唱)溪水潺潺路杳杳,

深山古木叶萧萧。

百花枝头鸣啼鸟,

万绿丛中一老樵。

(白)我乃陈仓山谷樵夫是也。看今日天气晴和,就此采樵便了!

(唱)青山不老水迢迢,

秦皇功业何处着?

惟有樵夫独自笑,

砍樵刀胜屠龙刀。

(韩信佩剑、持马鞭上。)
韩信(唱)离楚好似脱钩钓,

崇山峻岭甚蹊跷。

马蹄踏破黄芽草,

不知西蜀路哪条?

(白)俺、韩信。多感陈平与我通路文书,过了散关三岔路口,杀了报事军人。且喜已入山谷。但是断岸曲涧,何处是路。倘若又有追兵前来如何是好?

樵夫(白)嗯嚇!

(樵夫咳嗽。)
韩信(白)那厢有一樵夫,待我问来。

啊樵哥请了!

樵夫(白)喂哟,原来是一客官。

韩信(白)借问一声:哪条路是往陈仓道去的?

樵夫(白)客官问的是陈仓路啊?你看,绕过这山岗,过了石桥就是陈仓路了。只是大虫甚多,不可夜行啊!

韩信(白)承教了!

(唱)指引迷途多承教,

绕转山岗过石桥。

回首只见白云杳,

(白)哎呀!

(唱)猛然一事上心梢。

(白)哎呀且住!倘若章邯知我杀了军兵,必从这条路上赶来。问起樵夫,走漏消息,我的性命断送他手!也罢!不免将樵夫杀了,以免后患!

(唱)人心莫测虎心暴,

指引我路反斩樵。

斩樵即为将身保,

保身便是保汉朝。

(白)啊樵哥!

樵夫(白)啊客官,我指引你的路又忘记了么?

韩信(白)正是。

樵夫(白)待我再指引于你。你来看——

韩信(白)看剑!

(韩信杀樵夫。)
韩信(白)哎,樵哥呀!

(韩信哭。)
韩信(唱)你使好心我仇报,

恐泄机关信难逃。

可怜白发一樵老,

(哭头)樵哥呀!

(唱)血染尘埃魂魄消。

(白)樵夫被我杀死,惟恐虎狼吃了他的尸首。且喜山谷无人。也罢!待我用剑刨土将他埋葬,以免抛露!

哎呀樵哥呀!我韩信若得身荣,必来与你修墓立铭,报你此德也!

(唱)感君深情恩德好,

剑刨黄土免尸抛。

将你埋葬陈仓道,

(韩信抬樵夫下,上。)
韩信(唱)身荣必报此义高。

叫我紧防狼虎豹,

(白)哎呀!

(唱)四肢乏力身难熬。

(白)且喜过了山谷,腹中饥饿,这里有一酒店,不免小饮几杯,再走不迟。

(韩信走圆场。)
韩信(白)啊,酒保哪里?

辛奇(内白)啊哈!

(辛奇上。)
辛奇(念)太白岭上一酒家,闲中打猎旧生涯。英雄命运只如此,休嗟事业不荣华!

(白)啊,原来是一位远客。您吃酒哪?

韩信(白)正是。好酒取来!

辛奇(白)是。客官请坐。待我拿酒来。

(辛奇拿酒。)
辛奇(白)酒到。

韩信(白)放下。酒家,此地归哪里所管?

辛奇(白)此地乃是西蜀汉土。

韩信(白)这等说,你是汉王刘邦的子民了?

辛奇(白)正是。

韩信(白)下去!

辛奇(白)是。

(辛奇出门。)
辛奇(白)哎呀慢喳!我看此人满脸杀气,慌忙而来,其中必有缘故。待我听他说些什么。

(辛奇偷听。)
韩信(白)哎!想我韩信弃暗投明,逃楚归汉,行至此山,问路斩樵,于心不忍。今在店中薄酒一杯,奠君阴灵。异日必报此德,伏乞樵哥领祭!

(唱)愿你灵魂归天早,

薄酒一杯相酬劳。

此去身荣封招讨,

修墓立铭谢恩高。

辛奇(白)哎呀!

(唱)听他言语叹又恼,

此人弃楚私奔逃。

路杀樵夫陈仓道,

奠祭亡魂泪暗抛。

(白)他名韩信,弃楚归汉,山谷斩了樵夫。待我吓他一吓。

(辛奇进门。)
辛奇(白)你好啊?

韩信(白)怎么?

辛奇(白)你背楚归汉,杀了樵夫。来至我家祭奠,我带你去见霸王,走吧!

韩信(白)哎呀壮士呀!你适才言道:住的汉土。既为汉王百姓,为何反要拿我?那霸王杀义帝压诸侯,天下英雄谁不怨恨,难道你不报汉王水土之恩么?你要再思呀再想!

辛奇(白)哈哈哈……将军不必惊慌,我姓辛名奇。祖父乃是周朝臣子,因避秦乱,迁居这太平桥下,卖酒营生。昨晚梦见飞虎从东北而来,料想今日必有贵客到此。适才戏言,乞勿见罪!

韩信(白)岂敢!我看足下仪表堂堂,忠义凛凛,汉王宽仁大德,招贤纳士。何不投他以建功业?

辛奇(白)某怀此心久矣。不料今遇机会。且待先生见过汉王,身荣贵显。那时统兵伐楚,可暗从此地而来。路段很近,使三秦将帅,不知汉兵从何而出也。

韩信(白)哈哈哈……足下不但勇壮,而且智谋颇佳。此言不可轻泄于人。我伐楚之时,你可随我建功,以为向导使。

辛奇(白)全仗提拔。

韩信(白)某欲与足下结为八拜之交,不知尊意如何?

辛奇(白)只是有玷尊名,这就不敢!

韩信(白)不必推辞。你我对天一拜!

辛奇(白)请!

韩信(唱)弟兄结拜如管鲍,

异姓骨肉胜同胞。

辛奇(唱)一言投机相交好,

恐弟难称将英豪。

韩信(白)天色尚早,愚兄还要赶路。只是适才之言,不可泄露!

辛奇(白)功名大事,不敢强留。专望兄长旌旗早到。前面过了零溪,便是南镇地方。

韩信(白)愚兄知道。告辞了!

(唱)贤弟且听探马报,

愚兄保你挂紫袍。

(白)请了!

(韩信下。)
辛奇(白)不远送了!

(唱)一朝身荣诛残暴,

男儿当建汗马劳!

(辛奇笑,下。)
【第七场】
(四上手执榜文引中军同上。)
中军(念)中军中军,不是出征。设馆招贤,劳力劳心。

(白)俺、籐公夏侯婴老爷麾下中军是也。老爷奉汉王旨意设馆招贤,特此开下榜文晓谕。

左右,榜文悬挂,且候老爷升帐,伺候了!

四上手(同白)啊!

(四上手同挂榜文1。众人同下。)
【第八场】
(发点。四龙套、四大铠引夏侯婴同上。)
夏侯婴(引子)设馆求贤,灭楚项,扶汉为尊。

(念)潜龙于蜀汉,似虎隐深山。未得凌云志,设馆招能贤。

(白)某、籐公夏侯婴。奉汉王旨意,设立招贤馆,迎聚天下豪杰。

左右,大开馆门!

四大铠(同白)啊!

(〖吹打〗。)
中军(内白)报!

(中军上。)
中军(白)中军告进!

(中军进。)
中军(白)中军叩头!

夏侯婴(白)可曾张挂榜文?

中军(白)张挂已久。

夏侯婴(白)伺候了!

(韩信上。)
韩信(念)水归江海星归汉,凤入梧桐鹤入松。

(白)来此招贤馆。我将张良角书暂且隐藏不递。先见籐公,后看汉王如何相待,再献角书,方知不是为荐书而来。我就是这个主意。

辕门哪位在?

中军(白)做什么的?

韩信(白)烦劳通报,淮阴韩信前来相投。

中军(白)候着!

启爷:淮阴韩信前来相投。

夏侯婴(白)啊!韩信乃是楚臣,今来投我,必有缘故。有请!

中军(白)是。

有请!

韩信(白)是。

(韩信进。)
韩信(白)啊籐公请了!

夏侯婴(白)贤士从何而来?

韩信(白)某楚臣也。项王不用,因此弃暗投明,打从咸阳而来。

夏侯婴(白)栈道烧绝,如何到此?

韩信(白)志图报效,不惜路险;攀藤附葛,缘山而来。

夏侯婴(白)贤士既来,可曾看过榜文,通何科条?

韩信(白)十三条皆知。但此外尚少一条未曾开出!

夏侯婴(白)哪一条未开?

韩信(白)“才兼文武,学贯天下,出将入相,奠安社稷,百战百胜,取天下如反掌,可为破楚元帅”,十三科内少此一条,如欲下问,信当以此为明公言之!

(夏侯婴下位。)
夏侯婴(白)唔呼呀!素闻贤士之名,未曾识面,今幸千里而来,此诚天下之幸也。

(夏侯婴揖拜。)
夏侯婴(白)愿闻良策,勿吝珠玉!

韩信(白)夫兵法者,在人用也。为将之道,不可拘泥。今天下之势,若使霸王居咸阳、扼三秦、抚诸侯、安百姓,则汉王老死褒中矣。你主倘逞方略,东向伐楚,先取三秦,次收六国,天下可定。承下问,则以此对!

夏侯婴(白)哈哈哈……贤士所论,乃天下奇才,古今罕有。待我上朝奏知汉王,定当重用。

韩信(白)明公不可先奏汉王,当先引见萧相国。二公商量之后,约会共奏汉王,方知望重。那时韩信才得大用也。

夏侯婴(白)贤士之言极是。就请一同前去见过萧相国。

韩信(白)请!

(念)千里跋涉非容易,

夏侯婴(念)万年基业托英贤。

(白)来呀,打道萧相府!

四大铠(同白)啊!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九场】
(四太监引刘邦同上。)
刘邦(引子)忧国忧民,刘与项,几时安枕!

(念)受封来西汉,称王于蜀中。家国数千里,云山几万重。

(白)寡人、汉王刘邦。自沛丰起义,破秦咸阳。今被霸王左迁汉中,只得待时而动。曾令夏侯婴挂榜招贤,未见回奏。

(萧何、夏侯婴同上。)
萧何(念)荐贤无私意,

夏侯婴(念)举将秉公心。

萧何、
夏侯婴(同白)启大王:臣等招一贤士,经纬奇才,可为破楚大元帅。乞王重用!

刘备(白)贤士何人?

萧何(白)淮阴人氏,姓韩名信,在楚王驾前曾为执戟郎官。屡次上策,霸王不听。因此弃楚归汉,不远千里而来。臣叩其学问,虽孙武不能过也。

刘邦(白)噢!韩信?

萧何(白)正是。

刘邦(白)哈哈哈……我在沛县时,闻他受辱胯下,乞食漂母,人皆轻贱。丞相若举此人为将,三军不服,诸侯耻笑;项王闻知,以我为瞽目人也!

萧何(白)古之大将多出寒微。岂可以门户而论人才?乞主思之!

刘邦(白)既然丞相如此称赞,可召韩信上殿!

萧何(白)领旨!

汉王有旨:宣韩信上殿!

韩信(内白)领旨!

(韩信上。)
韩信(念)鹏程三千里,功名几行书。

(白)臣、韩信,千里而来,求大王所用!

刘邦(白)汝千里投我,未见才能,似难大用。今命你暂为仓官,以观后效。

韩信(白)谢主龙恩!正是:

(念)务大须忘小,曾子亦驾羊。

(韩信下。)
萧何、
夏侯婴(同白)韩信大才,应拜大将。陛下如何只封为仓官?

刘邦(白)从前张良临别,曾云有角书荐贤。再候数月,待张良之信,有无举荐到来,那时再当重用。庶不负子房角书之约也。退班!

萧何、
夏侯婴(同白)请驾!

刘邦(唱)少缓且候张良信,

见了角书有贤臣。

(刘邦下,四太监同随下。)
萧何(白)哎呀!

(唱)汉王龙心未曾省,

夏侯婴(白)丞相!

(唱)哪知韩信是奇人!

(报子上。)
报子(白)启爷:韩信匹马走出东门去了。

萧何(白)下去!

报子(白)啊!

(报子下。四龙套同暗上。)
萧何(白)哎呀!

(唱)韩信此去不打紧,

汉王基业难以兴。

夏侯婴(唱)我辈不能归乡井,

霸王天下安十分。

萧何(白)是呀,韩信若去,我等老死褒中矣。待老夫前去追赶!

左右,带马!

四龙套(同白)啊!

夏侯婴(白)丞相前行,我随后赶到。

萧何(白)籘公须要早来,少陪了!

(唱)不脱朝衣上金镫,

追信匹马出东门!

(萧何下。)
夏侯婴(唱)萧何为国忠心耿,

汉王不重把贤轻。

(夏侯婴、四龙套同下。)
【第十场】
(四太监同上,同站门。刘邦上。)
刘邦(唱)坐镇西蜀多愁恨,

不能奠安天下民。

萧何无知荐韩信,

胯夫焉能掌雄兵。

(周勃上。)
周勃(唱)萧何不奉陛下命,

背主私逃负圣恩。

(白)臣、周勃启奏陛下:关东诸侯因恋故乡,已去者十数人。今丞相萧何、籘公夏侯婴不辞陛下而去了。

刘邦(白)啊!萧何、夏侯婴逃走了?

周勃(白)正是。

刘邦(白)哎呀!

(唱)丰沛起义王同命,

寡人待他未薄情。

(白)啊!萧何、夏侯婴与我虽是君臣,情同骨肉,因甚舍我而去?

(唱)寡人龙心加愁闷,

贤臣别去如火焚。

(萧何上。)
萧何(唱)城外追回韩贤士,

张良角书如宝珍。

(白)臣、萧何见驾!

刘邦(白)唗!

(唱)为何不辞而逃奔?

辜负从前相待恩!

(白)你随朕数年,未尝一日离我左右。为何今日不辞而去?

萧何(白)微臣受王知遇之恩,身为一国丞相,何敢辞王?臣今去者,乃是追赶私去之人耳。

刘邦(白)追赶何人?

萧何(白)乃韩信也。

刘邦(白)哈哈哈……诸将私走,皆不追赶;言追韩信,乃诈也!

萧何(白)诸将易得,韩信难求。现有张良角书呈上,则知微臣荐举贤士不诬也。

(萧何呈角书。)
刘邦(白)哎呀!有张良角书为证,可见韩信非庸才也。正所谓“智者所见略同”。朕今即拜韩信为大将,以符卿等荐举之意。

萧何(白)今拜韩信为将,惟恐终不见信。要王重加封赏,筑台拜帅,如黄帝之拜风后,武王之拜吕望,可重将权,而安天下。

刘邦(白)依卿所奏。寡人斋戒,高筑将台,即拜韩信为大元帅。吩咐众将前去伺候!

萧何(白)领旨!

(萧何出。)
萧何(念)今得元戎根本胜,项羽威风何足称!

(萧何下。)
刘邦(白)哎呀,不是张良角书,险些有误大事也!

(唱)开基创业承天运,

张良角书荐贤臣。

灭楚兴汉山河整,

社稷一统孤为君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十一场】
(樊哙上,起霸。)
樊哙(念)锦绣金鞍照日红,

(周勃上,起霸。)
周勃(念)鹘翻展翅入云中。

(王陵上,起霸。)
王陵(念)筑台拜将威风凛,

(殷盖上,起霸。)
殷盖(念)检点咸阳盖世功。

樊哙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(同白)俺——

樊哙(白)樊哙。

周勃(白)周勃。

王陵(白)王陵。

殷盖(白)殷盖。

樊哙(白)众位将军请了!
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(同白)请了!

樊哙(白)今日汉王筑台拜将,灭楚兴刘。想俺樊哙跟随汉王丰沛起义以来,遂得关中,救驾鸿门,随入西蜀,同甘共苦,可谓社稷之臣。今日筑台拜将,惟我足以当之!列位将军以为如何?

殷盖(白)我闻萧相国荐举大将,不知是谁。若以从龙之臣而论,也就是樊、周、籘公三人而已,我想这大将不出三位之外吧。

樊哙(白)哈哈哈……若劳俱皆一样。今日汉王拜将,未必是俺樊哙了!

殷盖(白)定是将军的大元帅。除去大将军,再不能有别人啦。哈哈哈……

樊哙(白)哈哈哈……未必!

殷盖(白)有准有准!

(樊哙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同望。)
樊哙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(同白)香雾满街,汉王车驾来也!你我前去伺候。

(樊哙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同下。)
【第十二场】
(〖大吹打〗。旗夫执旗上,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马童、四勇士、二中军、夏侯婴、灌婴同上,每四人成一队。韩信上,亮相,打马下。众人倒脱靴同下。)
(樊哙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同上,同站一字,惊望。四侍卫、四太监引萧何、曹参、刘邦同上。樊哙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同参驾。刘邦、萧何、曹参同下,四太监、四侍卫随同下。)
樊哙、
周勃、
殷盖、
王陵(同白)啊!我道大将是谁,原来是淮阴韩信!

樊哙(白)可恼哇可恼!

(唱)平白地将帅印付与韩信,

小胯夫怎掌得百万雄兵?

似这样怎能够楚项平定!

殷盖(白)这是汉王把你的功劳全忘啦!

樊哙(白)啊!

(唱)竟将我开国将不放在心。

殷盖(白)我等万苦千辛,随王到此,怎能反听胯夫节制哪?哎!我殷盖倒也罢了;樊将军,像你们这样的大功臣,难道也落于韩信之辖吗?

樊哙(白)着哇!大丈夫岂可甘受其屈?列位可随俺去见汉王面奏!

殷盖(白)理当如此。走哇!

周勃、
王陵(同白)且慢!大王龙心既定,将军不可扰乱军法!

樊哙(白)这!

殷盖(白)呃!什么扰乱军法?韩信挂帅,失了你我将中的体面。这件事情樊将军要不阻谏,我们大家谁还敢出头哪?

樊哙(白)俺心中实实不服,一定不许韩信为帅!

殷盖(白)应当说的!

周勃、
王陵(同白)倘若陛下见罪?

殷盖(白)呃!为了国家大事,这有什么罪哪?二位,你们也忒小心啦!

周勃、
王陵(同白)但凭于你!

樊哙(白)若有大罪,某家一人承担。随俺来!

(唱)非是俺大英雄贪图帅印,

今可见刘汉王他不公平。

殷盖(白)其情可恼哇可恼!

(樊哙、殷盖、王陵、周勃同下。)
【第十三场】
(〖大吹打〗。旗夫执旗上,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马童、四勇士、二中军、夏侯婴、灌婴、四侍卫、四太监、曹参、萧何、韩信、刘邦同上,同面向下场门一对一对排列。)
樊哙(内白)大王车驾少停,樊哙有本启奏!

萧何(白)暂住龙驾!

刘邦(白)人马列开!

四龙套、
四大铠、
四勇士(同白)啊!

(樊哙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同上。)
王陵、
樊哙、
周勃、
殷盖(同白)参见陛下!

刘邦(白)有何本奏?

樊哙(白)想那韩信乃是淮阴饿夫,乞食漂母,受辱胯下,在楚为执戟郎。弃楚归汉,未见尺寸之功。今日屈驾捧辇,拜为大将,使项王闻知,岂不耻笑?各路诸侯得信,道我汉中无人。用此饿夫为帅,谁人听他提调?

(唱)为元帅必须要胸藏本领,

通谋略学孙武雷炮兴兵。

那韩信他只有花郎之命,

(白)陛下!

(唱)谁肯在他帐中听令而行?

刘邦(唱)他弃楚归大汉忠义可敬,

有张良角书到可为证凭。

萧相国荐贤才登台受令,

你竟敢阻孤驾混乱军心?

樊哙(白)哎呀陛下呀!

(唱)非是臣今阻谏不惜性命,

恐诸侯笑汉中朽木泥形。

(白)丞相!

(唱)无相才怎能够山河统领,

谁不知执戟郎胯夫贫民?

若不把大将军从新议定,

俺樊哙辞王驾即弃汉营!

萧何(白)唗!

(唱)这不比在沙场任你使性,

韩元帅胸中策我心自明。

王驾前辱韩信不为要紧,

乱军心毁谤我目中无人。

樊哙(白)呃!韩信怎能为帅,请主再议!再议!

萧何(白)樊哙,你只能冲锋破敌,若论运筹决策,百战百胜,则非韩信不可。吾为丞相,举荐贤士。大王龙心已定。尔敢不遵军法,当众狂言,以乱军心。

请主传旨,将樊哙绑于车后,且待拜将完毕,再为发落。

刘邦(白)众侍卫,将樊哙绑了!

四侍卫(同白)领旨!

(四侍卫同绑樊哙。)
刘邦(白)周勃、王陵、殷盖!
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(同白)有!

刘邦(白)将樊哙交与你等,押至车后!
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(同白)啊!

(周勃、王陵、殷盖同押樊哙。)
萧何、
夏侯婴(同白)请驾登坛!

刘邦(白)摆驾!

(〖牌子〗。旗夫、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马童、四勇士、二中军、夏侯婴、灌婴、四侍卫、四太监、曹参、萧何、韩信、刘邦同领下。)
樊哙(白)哎呀!

(唱)我一番金石言犹如泡影,

反将我绑车后要问典刑。

我屡次血战功已成画饼,

忠魂灵今付于明月风清。

(白)哎呀列位将军哪!汉王不听忠言,反将我绑于车后,这真是有冤难伸了!

周勃、
王陵(同白)将军暂受一时之绑,等到拜将之后,再作计较。

殷盖(白)哎!我原叫你不用开口,你要多说话吗!

周勃、
王陵(同白)哼!

樊哙(白)哎呀!

(唱)我与他结交时生死同命,

破暴秦扶怀王聚义起兵。

鸿门宴非樊哙无人敢进,

到今日不念我救驾之情!

(周勃、王陵、殷盖押樊哙同下。)
【第十四场】
(〖吹打〗。场上设高台,台下设香案。四侍卫、四太监引萧何、曹参、刘邦同上,同挖门,同拈香,同跪叩。)
曹参(白)大汉元年,秋,褒中汉王昭告皇天后土、日月神祇:今拜韩信为帅,奠安天下,以惠人民。伏祁享鉴!

(〖吹打〗。刘邦拜,起。)
萧何(白)众将听者!

四龙套、
四大铠、
四勇士(内同白)啊!

萧何(白)汉王有命:用锡弓矢,韩信拜将登坛!

四龙套、
四大铠、
四勇士(内同白)啊!

(〖大吹打〗。旗夫执纛旗上,四龙套、四大铠、四马童、四勇士、二中军手捧印、剑、令旗、符节同上,同站门。夏侯婴、灌婴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同上,分站。韩信上。刘邦拜印、剑、令旗、符节递韩信,韩信躬身接受。)
刘邦(白)项羽无道,有如强秦。今特拜卿为帅。从此上至于天,下至于渊,听从将军节制,须钦遵之!

韩信(白)臣受命为将,敢不忠心竭力,以报陛下知遇之恩!

萧何、
刘邦、
曹参(同白)就请元帅登坛拜印。

韩信(白)领旨!

(〖吹打〗。韩信拜印三叩首,登台坐。刘邦于台下坐。)
韩信(念)辅周子牙真可比,行兵孙武未能遇。项羽不留兴社稷,汉王肯用拜纛旗。

刘邦(白)丞相屡言元帅之能。请问何策有以教我?

韩信(白)项王,千人皆讳:不能任贤待将,此匹夫之勇;见人疾病流涕,分食而吝爵禄,此妇人之仁。虽霸天下不居关中,迁都彭城,此乃失天下之势也。今大王仁声素著,兵出褒中,三秦可唾手而得,何必为虑!

刘邦(白)元帅妙论,寡人恨得将军之晚也!

夏侯婴、
灌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、
曹参(同白)拜贺大王,得了大元帅!

刘邦(白)尔等须听元帅节制。

夏侯婴、
灌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、
曹参(同白)啊!

刘邦(白)来,将樊哙绑上来!

夏侯婴、
灌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、
曹参(同白)啊!

(四侍卫押樊哙同上。)
樊哙(白)参见陛下!

刘邦(白)你是朕股肱之将,恃功妄言,大无人臣之礼。当即处斩,以正军法,推去斩了!

(夏侯婴、灌婴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、曹参同跪,同求情。)
萧何(白)臣启大王:樊哙犯法当诛,念系丰沛元勋,姑免一死。罚于军门节制!

刘邦(白)从卿所请。罚于军门节制!

樊哙(白)谢大王!

刘邦(白)朕命殷盖为监军,曹参为司马。朕先回宫,元帅登坛点将,以备东征!

韩信(白)送驾!

(〖吹打〗。韩信下台送刘邦。刘邦领四侍卫、四太监、萧何、灌婴同下。韩信上台坐。夏侯婴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、曹参、樊哙分三排站,同参见跪。)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叩贺元帅!

韩信(白)站立两厢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殷盖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啊!

(夏侯婴、周勃、王陵、殷盖、曹参、樊哙同起。)
韩信(念)自古兴师重将权,阃外元戎无地天。一声令下山摇动,铁马金戈愿凯旋!

(白)樊哙!

樊哙(白)在。

韩信(白)建功,臣子之职份;守义,臣子之大节。自今以后,不可恃功而骄,当宜勉励,早建奇功,名垂金石,封妻荫子,万世之名望也。

樊哙(白)谨遵元帅训示。

殷盖(白)这样;唠唠叨叨,我真懒得听!哎哟,一时肚子痛,我先去喝两盅儿再来。

(殷盖下。)
韩信(唱)为将才全忠义方称英俊,

休夸耀自英雄藐视公卿。

那便为庸才辈终有伤损,

苦叮咛为的是刘汉国兴。

樊哙(白)多谢元帅!

韩信(白)监军殷盖何在?

中军(白)殷将军回去了。

韩信(白)噢!周勃、夏侯婴、曹参、王陵,你等俱是汉王亲近大臣,务宜小心遵令!

周勃、
夏侯婴、
曹参、
王陵(同白)我等不敢违抗。

韩信(白)好啊!

(唱)吾不是秦王翦六国吞并,

非周武灭成汤伐罪吊民。

今登坛聚诸侯接受将令,

擒项羽仗列公奋勇施行。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谨遵帅令不敢有违。

韩信(白)请监军殷盖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未到。

韩信(白)噢,伺候了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啊!

(殷盖上。)
殷盖(念)小饮三杯酒,能壮八面威。

周勃、
樊哙、
王陵(同白)啊!元帅点将已毕,将军为何来迟?

殷盖(白)啊,我有正事来迟,他便怎么样哪!难道这也要罚我吗?

周勃、
樊哙、
王陵(同白)元帅将令森严,须要小心回话!

殷盖(白)呃!我有什么跟他说的?待我进去。

周勃、
樊哙、
王陵(同白)呃!不可乱闯!待我等与你传报。

殷盖(白)呃!何必这么假小心?真没有见识。也罢!你们快去对他说,我要进去。看他的令行得行不得?若是行不得,就让我殷将军为元帅!

周勃、
樊哙、
王陵(同白)不必多言,待我等传报。

殷盖到!

曹参、
夏侯婴(同白)候着!

启元帅:殷盖已在辕门求见。

韩信(白)着违令来迟者进!

曹参、
夏侯婴(白)啊!着违令来迟者进!

樊哙(白)啊殷将军,元帅传“着违令来迟者进”!

殷盖(白)小人得志,这等猖狂。待我闯了进去!

周勃、
樊哙、
王陵(同白)监军殷盖告进!

殷盖(白)元帅在上,监军殷盖参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噢!

殷盖(白)呃!什么事这么威武?

韩信(白)汉王圣谕在先,本帅将令在后,此时方到,是何理也?

殷盖(白)末将一时肚痛,回去小饮几杯。又被亲友扯住与我贺喜,大饮一场。哈哈哈!有偏你、有偏你了!

韩信(白)嗯!为将者受命忘家。本帅登坛点将,你就与亲戚饮酒去么?

殷盖(白)啊元帅,你又来啦!你点你的将,难道还不准我交朋友吗?咳,岂有此理!

韩信(白)大胆!

(唱)为国家抛父母离乡别井,

遇交锋舍性命谁是六亲?

今违抗汉王旨饮酒误令,

论律法应将你明正典刑。

殷盖(白)这么点儿小事,如此见责,何苦哪?

韩信(白)军政司,殷盖违令来迟,该问何罪?

曹参(白)与军约会,期而后至,慢军之罪,当斩首示众!

韩信(白)左右,将殷盖推出斩了!

(四勇士同绑殷盖。)
殷盖(白)啊!

(唱)俺本是开国臣汉王亲信,

虽违令也不应斩首辕门。

执戟郎休得要昏迷不省,

斩殷盖你就是欺了朝廷!

韩信(白)唗!

(唱)仗你是开国将狂言乱论,

王公子犯军令我不徇情。

似你这无用辈理应斩尽,

俺令出如山倒鬼伏神惊。

殷盖(白)哎呀!

(唱)这是我命运乖遇着韩信,

不能见刘汉王死不甘心。

尊列位你与我好言上禀,

从今后再不敢抗令而行。

樊哙(白)你我一同哀告!

(唱)殷监军犯重罪应把罪论,

周勃、
王陵(同白)须还念同朝臣海量宽恩。

韩信(白)众位将军哪!

(唱)此行为怎能够强争汉鼎,

将不斩草不除皆吾罪名。

蒙王宠拜元戎三军统领,

那殷盖想活命万万不能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啊!

殷盖(白)哎呀!

(唱)天注我大英雄今该命尽,

望不见家乡路血泪两倾。

再不能观西蜀山河美景,

韩信(白)押下去!

殷盖(白)哎!

(唱)三魂渺七魄亡我命归阴。

(白)哎!

(殷盖哭。四勇士押殷盖同下。)
韩信(唱)观众将虎狼威军容齐整,

齐奋勇灭楚项大功必成。

(〖水底鱼〗。郦食其上。)
郦食其(白)来此已是。待我闯进帐去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呔!且候传报!

郦食其(白)汉王旨下!

(韩信离座,接旨。)
郦食其(白)殷盖违令,理应斩首,念系寡人至亲,请元帅宽免一次!

韩信(白)军中不得驰马。驰骤而入恐奸人骤至,以劫我营。郦大夫素知兵法,如何犯此军令?

军政司,郦大人该当何罪!

曹参(白)亦当斩首,以示三军!

韩信(白)大夫既有王旨,免其本身之罪。先斩马首,再斩殷盖。

左右,速速施刑!

(大铠甲斩郦食其马。)
郦食其(白)哎呀吓煞我也!

(郦食其下。)
韩信(唱)岂不知王三宣将军一令,

奉旨意某就是替天治民。

整雄威灭楚项社稷安定,

择选个黄道日兵下三秦。

(四侍卫、四太监、萧何、郦食其引刘邦同上。)
刘邦(唱)韩元帅绑大臣龙心不忍,

摆銮舆进帐去求救公卿。

(四勇士擎一盘上置殷盖首级同上,殷盖首级插旗一面上书“违犯军令监军殷盖首级示众”。)
刘邦(白)哎呀卿家呀!

(唱)在宫中才闻报将军音信,

皆是你违将令军法不遵。

可叹你归九泉实堪怜悯,

可叹你屡建功万苦千辛。

卿魂灵寡人要时常奠敬,

(哭头)殷盖呀!将军哪!啊啊啊……殷将军哪!

(唱)暂收过死尸骸候旨安灵。

(四勇士持首级同下。)
刘邦(唱)内侍臣忙摆驾且把帐进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、
樊哙(同白)圣驾到!

(韩信下台。)
韩信(白)臣、韩信接驾!

刘邦(唱)尊元帅登虎位朕有话云。

韩信(白)领旨!

(〖牌子〗。韩信上将台坐,刘邦台下坐。)
刘邦(白)殷盖违令,将军用法,正当如此。

韩信(白)臣受陛下知遇之恩,寄数十万生命于臣一人,训练无法,绝不能行,何以报陛下之恩!

刘邦(白)望元帅速速兴兵剿灭楚项,诛灭残暴,则朕之幸也。

韩信(白)领旨。

樊哙听令!

樊哙(白)在!

韩信(白)带领人夫一万,重修栈道,限期一月完工,休得违令!

樊哙(白)哎呀元帅呀!栈道烧绝,连接三百余里,一月如何完工?末将不敢奉命前去!

韩信(白)违令者斩!

樊哙(白)啊!违令者斩?

韩信(白)正是!

樊哙(白)哎!末将得令!

(樊哙下。)
刘邦(白)寡人回宫备宴,与元帅庆贺!

韩信(白)谢陛下!

夏侯婴、
周勃、
王陵、
曹参(同白)请驾!

(〖尾声〗。众人同下。)
(完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榜文内容:
汉王示谕招贤馆接揽士科条
一条:熟晓兵法,深知韬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