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一. 6 月 17th, 2024

京剧剧本,竟有如此奇冤报!

admin

10 月 8, 2023 #京剧剧本

听说京剧《奇冤报》的剧本唱词里面,有一个狠毒的店主赵大,不把鞋钱给张别古,居然就敢把刘世昌给宰了!岂不知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”?时间一长,当年的罪证就埋在一只黑漆漆的乌盆里面。几年后,张别古拿到了这只乌盆,谁知道盆里的鬼魂正在哀叹冤情!怀着侠义之心的张别古,把乌盆带到包拯那里,包公果断审案,赵大揭不开锅而自认倒霉啊!

话说,《奇冤报》的京剧剧本里,刘世昌被害、张别古讨债、赵大落网,这一段经典桥段,就是这样娓娓道来的呢!

《奇冤报》- 第一场
刘世昌和刘升出门在外,一路上都在闲扯。刘世昌是商人,不吃亏不占便宜的家伙。刘升问他:“您到底去哪儿?”刘世昌不爽,打断他:“你这家伙,多管闲事!快点报路!”刘升不好意思,赶紧指路,“往前是东大洼。”刘世昌又追问:“东大洼管他啥事?”刘升没好气地回答:“反正跟您没啥关系!” 

只听京剧《奇冤报》唱词中有这么一段,“省得他(刘世昌)这个南阳人,只会等着宰人财”。是啊,这家伙和他搭档刘升,真是财迷心窍、不讲良心呢!

《奇冤报》- 第一场
刘世昌和刘升一路狂奔,看到定远县,刘世昌才松了一口气。京剧《奇冤报》里唱的就是,他是个重利轻义、抛家弃女的恶煞。可是,我们都知道,他肯定不会承认的! 

天气转阴了,刘世昌越发心急如焚,催促着刘升前行。他唱到,“看天色不好,速速趱行”,这得让人提醒他一句:别急啊,亲,您不是贼,不用这么急着领家奖啊!

突然,漫天大雨,俩人继续冲上前。刘世昌哀叹人生世间名利牵,撇下亲人离开家乡拼饭碗。这时,刘升大叫:“下雨啦!”,随即,刘世昌怒喊:“狂风大雨遮满天,刘升带路往前赶。”可怜这刘升,一边冒雨领这位小老板抢钱财,还得受他的白眼,甚至面临着群众的谴责。

《奇冤报》- 第二场
刘世昌和刘升到了路旁小店,开始休息。京剧唱词中唱到,他“行了一程又一程,终于来到路旁小店里歇脚”。我要说的是,这俩货真是无下限啊!抢完钱,不妨来压榨一下店家,顺便再夹带一顿饭!不过,店家肯定得提醒:别让自己的口袋变成这对凶徒的取款机啊! 

《奇冤报》- 第二场
小店老板赵大被两个淋湿的家伙打扰了,上来就问:“谁喊话那么讨厌?”刘升不屑:“你是谁?管我们干嘛?”赵大思考了一下,顿时火冒三丈:“我要来住你们这儿啦!” 

当然了,在京剧《奇冤报》中,刘世昌在旁看热闹,也要跟着坐着休息。可是赵大撂下一句话,就把主仆二人的嘴脸逗笑了:“你们来住我这儿?那我也要去住你们那里喽!”

刘升生气地问:“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?”赵大反问:“你是在说人话吗?”刘世昌看不下去了:“这奴才不会讲话啊!”,赵大立马反击:“不行,你才是不会讲话的奴才!”

《宿店奇缘》- 第一幕
雨大得像要泼洒上天堂,两个客人只好求在附近的小店里住宿。店主赵大态度非常热情:“请了请了,请问你们是从哪儿来的?”刘世昌老实回答:“我们是京城来的,路过去南阳。”可生意精明的赵大并不急着放行:“哦,原来是来投宿的啊,这算不了什么……” 

在京剧《宿店奇缘》里,斗嘴可不能少,刘升还得看赵大的脸色说话:“这才是说人话的,有一个说人话的就对得住你!”赵大嗅到了商机,立马殷勤地引领客人进店:“客官您请进去吧!”照顾客人也是要细心的,赵大还热心为客人搭好骡子:“小子,这挺沉的。”刘升却得意地晃着骡子:“这里头都是银子。”

《雨夜投宿》- 第一场
淋湿的刘升把小包裹递给了赵大:“小包袱交给你,这里面也是银子。”赵大接过去:“哦!顶沉顶沉交给我。”又关心起刘世昌:“你的衣服湿了,脱下来让我给你烘烘吧。”刘世昌感激地说:“有劳了。”不过赵大却心平气和:“算不了什么,你那一件衣服。” 

在京剧《雨夜投宿》里,刘升得意洋洋地说:“我呀,包圆儿楂山红, 就这一褂。”赵大满意地点头:“好,你就墩着点儿吧。”赵大虽然生意精明,但对客人照顾有加:“客官请坐。”刘世昌点头确认:“有坐。”赵大也不忘客套:“请问客官你贵姓大名?在下刘世昌。”赵大连忙行礼:“刘客官失敬了。”

《客栈相逢》- 第二场
赵大对刘世昌笑眯眯地问道:“你贵处是什么地方人哪?”刘世昌答道:“南阳人氏。”赵大表示:“南阳好地方!”刘世昌却低调:“小地方。”赵大又问:“你做什么生意发财呵?”刘世昌谦虚地说:“贩卖绸缎为生。”赵大大叹道:“贩卖绸缎是大本钱的生意!”刘世昌又弱弱说道:“小买卖。”赵大却给了刘世昌一个“大客商”的称呼。 

在京剧《客栈相逢》里,刘世昌跟赵大逗趣起来:“请问兄台上姓?”赵大也面带微笑:“在下姓赵,单名一个大字。”刘世昌客气回应:“原来是赵大哥失敬了。”赵大就更谦虚:“岂敢岂敢。”两人一起哈哈大笑。

《小小盆儿窑》- 第三场
刘世昌问赵大:“你做何生意?”赵大谦虚:“在这儿开了一个小小盆儿窑。”刘世昌却夸张:“好大买卖!”赵大却谦虚回应:“小买卖!”两人又哈哈大笑。 

赵大突然发现:“你八成是没有吃饭吗?”刘世昌虚虚实实:“前途用过。”刘升也起哄:“我还没有吃饭。”赵大就做主人,热情招待:“我给你预备点儿酒赶赶寒气。”刘世昌感激道:“有劳了。”刘升又问:“有绿豆稀饭吗?”赵大开心回答:“有有有,你等着,家里的!”赵妻就在这时上场:“来了,干什么?”

《投宿的客人》- 第二场
赵大得意洋洋跟赵妻说:“来了两个投宿的,包袱挺大里面尽是银子,你想个什么主意将他们害死,咱们可就发财了。”赵妻毒舌反击:“我有的是主意!有的是耗子药,下在酒里,喝下去不就死了吗!”赵大心花怒放:“好!你去办去!” 

赵妻拿着托盘下毒药,然后说:“交给你了。”赵大接过来说:“交给我吧!”

赵大诚恳地说:“客官请上,我来给你满个盅儿。”刘世昌来了打搅: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!”

京剧现场,西皮原板配乐响起:

“好一位赵大哥真慷慨,

霎时间酒饭有安排。

行至在中途大雨”……

《赵大巧计》- 第三场
赵大拿出一个铁罐,说:“这是宝物,是个防身的东西。”刘世昌不屑一顾,说:“我们这样的人素来靠刀枪出名,哪用得着这玩意。” 

赵大却偷偷把药扔进他们喝的酒里,两人没注意就喝了。第二天刘世昌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绑在土台上,想把刀取出来反抗,却发现刀被赵大干脆地“倒扣”上了。

现场京剧表演,西皮导板响起:

“霎时一阵肝肠断,刀绞柔肠为哪般?

是是是来明白了,中了赵贼的巧计关!

回头便把刘升唤,刘升!哎呀!想必奴才丧黄泉。

眼望着南阳高声喊,爹娘啊!阴曹地府走一遭……”

京剧演员模仿刘世昌惨叫,赵大得意地说:“哈哈哈,终于防住了一伙匪徒!”

《张别古讨债》- 第三场
京剧表演开始: 

“苦悲哀,老来无子怨谁来。妻早丧我的命运乖,只落得奔波劳碌卖草鞋,卖草鞋!

人老冒腰把头低,树老焦梢叶儿稀,茄子老了一斗子,倭瓜老了面糊的。”

张别古心里想着,好久之前替赵大做了一双草鞋,却没收到一分钱。他决定去讨债,于是跑去赵大的家门口叫喊:“赵大!赵大!在家吗?老看门,你给我开啊!”

赵大出来面对张别古,口里说着:“啊哈!”

张别古指着赵大的门牌:“原来叫损德堂的赵大,你欠我两双草鞋的钱可真怎么都要买单了。”

赵大嘻皮笑脸地说:“别古啊,小事情嘞,这次想干什么呢?”

“付我钱啊,不然我就给你写一首曲子,上万个人在广场跳你的黑脸舞。”张别古说着顺手拿起了赵大的靴子,假装写曲子。赵大吓得连忙掏出钱来,“别古啊,你够呛,我直接把钱付给你嘛。”

张别古哈哈笑道:“好吧,真诚的强盗才是我想要的!”

《赵大的奇怪客人》- 第三场
赵大自作聪明地念道:“人不得外财不富,马不吃野料不肥。”这时,张别古走了进来,说:“赵大!” 

赵大却反问道:“谁呀这么‘赵大’‘赵大’的?”口气不太友善。

张别古坚定地说:“赵大!”赵大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:“老小子,你是谁?!”

张别古提醒他:“我是来找你说话的啊。”

“噢,那到大爷会客厅说话去。”赵大领着他前往会客厅。

到了会客厅,张别古对赵大说:“你都有会客厅啦!”

赵大得意地回答:“你瞧现在谁有本事了!”

张别古又说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欠我的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?”

赵大一脸迷糊,说:“你又说什么了?我可一点也不记得了。”

张别古无奈地摇摇头,离开了赵大的家。

《赵大的新客人》- 第二场
张别古一边敲打着门,一边高喊:“在吗!”赵大终于打开门,让他进了屋。 

赵大领着张别古走进屋子:“跟我进来,进大门,走穿廊,过右廊,抬脚!”

张别古好奇地问:“干吗?”

赵大解释道:“别踏了我的黄鼠狼。”

“有俩儿钱儿都养了狼了。”张别古感到不解。

赵大终于带着他进入了一间屋子:“到了。”

“挺宽亮。”张别古夸奖道。

“起来!起来!”赵大看见他坐的是自己的木凳子,赶紧提醒他。

张别古疑惑道:“怎么起来?”

赵大回答:“这什么地方,一就摆在这儿了。”

“这你是椅子吗?”张别古不解地问道。

赵大深有感触地说:“这椅子是什么做的?”

张别古回答:“木头做的。”

赵大开玩笑地说:“是呵,木能生火,不怕烫了你的。”

《张别古的要账之旅》- 第一场
张别古瞪着赵大的水晶杯问道:“木能生火烫了我的,尊驾的是水晶的?” 

赵大得意地回答:“大爷福大量大造化大。”

“我坐哪儿?”张别古开始察觉到问题。

“你就坐在这儿。”赵大指了指一张破凳子。

“我就坐这儿。”张别古正对赵大的鼻子就坐。

“找大爷有什么话说呀?”赵大得意洋洋。

“没有别的,大爷你穿我两双草鞋,没有给钱,我今儿找你要钱来了。”张别古一本正经地说。

赵大摆手否认道:“你看大爷我头上戴的,身上穿的,脚底下蹬的,我会欠你两双草鞋钱?岂有此理。”

“是这么回事,你们小窑伙穿了两双草鞋,就记了你的账上。”张别古坚称自己没有错。

赵大有点烦了:“这还罢了,你还有什么说的吗?”

“没有别的说了,给两个钱化吧。”张别古终于敲开赵大的钱袋。

《戏说张别古和赵大的盆儿之旅》- 第二场
“要钱呐,上了马连垛,我都堆成了山了。”大声地嚷嚷道。 

张别古问道:“没钱?”

赵大很坦然地回答:“没钱。”

“好比这么说,我要饭还得找个盆儿。”张别古开玩笑。

赵大顿时想起盆儿库,决定带张别古去看看。

“盆儿都有了库了。”张别古有点诧异。

赵大坚定地回答:“现在了。”

张别古跟着赵大走,进了盆儿库。

“啊呀,你没有做好事吧?”张别古看着阴风惨惨的盆儿库,有点后悔跟赵大来了。

赵大反问:“你怎么说没有做好事。”

“阴风惨惨的。”张别古不安地嘀咕。

赵大龇牙咧嘴道:“你是上了年纪,跟我进来。”

张别古突然放心了:“这倒不错。”

《笑说张别古和赵大的盆儿奇遇》- 第三场
“别动别动,我给你找一个。”大声喊叫着,好像在找什么重要的东西。 

张别古回应道:“好黑家伙。”

“一窑就烧这么一个,我给取一个名儿。”赵大找到了一个盆儿,却想起要取一个名字。

“什么名儿。”张别古很好奇。

“叫做乌盆儿。”赵大不假思索地决定了名字。

忽然,一个人出现在他们面前,自我介绍道,“刘世昌上。赵大下。”

“谁呀这么连名带姓的?”张别古很疑惑地问道。

“老丈。”刘世昌礼貌地回答。

“哎呀,我的妈呀。”张别古很惊讶。

刘世昌开口唱道:“老丈不必胆怕惊,我有言来你是听。”

“不用说,这是个妖怪。”张别古一听就知道不妙。

红)好了好了,就是个普通的树枝和沙土,不要太过分了吧。

《逗笑张别古和刘世昌的见鬼经历》- 第四场
“休把我当作了妖魔论,我本屈死一鬼魂。”刘世昌用京剧唱腔小调般地说着,试图证明自己不是妖怪。 

“他那里叫一声张别古,吓得我年迈人糊里糊涂。”张别古抱怨道。

“常言道:少年见鬼,还有三年,我这老来见,鬼就在眼前。盆儿不要了,我回去。”张别古决定回家了。

刘世昌却挡住了他,“这边不通,走这边。”

“也挡着,我走中间。”张别古试图挤过去,但刘世昌还是挡住他。

“哎呦,鬼打墙喽!”张别古又一次吃瘪了。

“我忙将树枝摆摇动,起了风了。”刘世昌试图制造出灵异现象。

张别古看不过去了,“好了好了,就是个普通的树枝和沙土,不要太过分了吧。”

趁着张别古分神的时候,刘世昌开始求饶,“我和你远无冤近无有仇恨,望求老丈把冤伸。”

张别古很疑惑地说:“好怪哉!”

“三步当作二步走,二步当做一步行。”刘世昌开始胡说八道。

他们到了张别古的家门口,张别古又开始表演京剧,“搁下了盆儿,放下了棍儿,拿起钥匙通开了锁的门。我推开了门儿,拿起了盆儿,我就抓起了棍儿,进了门儿,搁下盆儿,我就放下了棍儿,扭回头来关上了门儿,搬过炕来顶上了门儿,我看你是神鬼儿怎进我的门儿!”

刘世昌说:“张别古。”

张别古回应道:“呀。”

刘世昌礼貌地说道:“老丈。”

张别古意识到不妙了:“坏了,把他关在屋里了。”

刘世昌开始唱悲伤的曲子:“未曾开言泪满腮,

尊姓大名快报一声,让我好好瞧瞧你是谁:

家住南阳城关外,离城数里太平街,像这样子离城这么远,日常生活该费不少力。

刘世昌家里富甲一方,祖宗传下来已经有好多代,生意做得红红火火,商农基业有着辉煌的历史,在南阳镇上有着不错的名声,听到这,大家都得赞叹一声“哇,好赚钱啊!

可是这次他要去京城买点绸缎,好像不是很rin啊,母亲可能已经操碎了心。

他的旅程还真的非常顺利,曾经三去京城,都还返回来了,顺便把清帐目通通理了理,这个值得膜拜。

可是不巧的是,路过定远县地界的时候,老天爷突然给下了场大雨,然后就在赵大的窑门外借宿,结果把事情引爆了,想当年发生了什么事,不管怎么说都是“一场不同寻常的经历”。

赵大夫去问他的名字,大家都等得有些着急,来者不是客人嘛。刘世昌愁眉苦脸地说,“妻将我谋害,把我尸骨未曾葬埋。烧作了乌盆窑中埋,幸遇老丈讨债来,可怜我冤仇有三载,有三载,老丈啊!因此上随老丈转回家来。”

张别古听完后,十分生气,“这种事情实在可恶,我昨天晚上拉了一泡稀屎,它就请来吃了吧。照家伙!”说着就要扔掉,不料被刘世昌挡了下来,刘世昌吸了一口气,开始唱起来,“劈头盖脸洒下来,奇臭难闻我的口也难开。可怜我命丧他乡以外,身处望乡台。”

双方都在讲述自己的痛楚,看来能不能化解误会还真是一件难事啊!

故事发生在一个盼儿盼夫的家庭里,可惜他们都没能如愿以偿。于是,刘世昌找到了一位老丈,希望他能带自己去包县台,想要替自己鸣冤。老丈答应了,但是他表示自己岁数大了,不会说院子里那些官话,想要找人行方便一些。刘世昌表示理解,毕竟他也是个文化不高的人。

张别古问起了刘世昌的案情,“姓刘名世昌,被赵大所害,是不是?”刘世昌点头认可,“正是。”张别古问道,“如今晚儿你叫我替你鸣冤?”刘世昌再次确认,“正是。”张别古则表示,作为一个没有打过官司的老头,对于官话不是很熟悉,但是刘世昌仍然坚持要替自己申诉。看来,这位老丈还有的忙啊!

张别古坚称不能帮刘世昌行方便,但是刘世昌却说:“拿你头疼!”张别古听了十分无奈,表示如果去了说错话就会疼,不去反而头疼,还是告诉他的冤情吧。刘世昌一口答应。

张别古唱道,“怪哉怪哉真怪哉,乌盆说出话儿来。你今有什么冤枉事?”刘世昌不假思索地回答道,“盆儿,有!”张别古听完后,高呼着:“跟着你二大爷到后台来!”两人下场,让我们期待后续的发展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