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一. 6 月 17th, 2024

京剧《鲁肃求计》剧本唱词

admin

10 月 9, 2023 #京剧剧本

京剧《鲁肃求计》又名:《借荆州》剧本唱词

角色

乔玄:末
鲁肃:老生
院子:丑

剧情

按《三国演义》,刘氏借用荆州,系鲁肃担保。周瑜在日,为荆州一节,孙、刘几有两不相下之势。鲁肃则立心仁厚,能知大义。自继任水军都督后,终其身孙、刘两家,不闻有干戈之扰攘。惟迫于主命,与吕蒙等定计,诱关公至吴,为要索荆州之地步,所以有单刀赴会一事。至于向乔国老求计,不特正史中无可考,即罗贯中《三国演义》中亦未涉及。观是剧大意,当在赴会之前,鲁肃恐计不行,心中犹豫,因以咨询于乔玄。乔玄为东吴贵戚,窃以为计之非是。况孙、刘已结婚姻,不宜轻启衅端,再三劝阻。其识见明瞭,诚有大过人处。

注释

剧本重以须生唱工,情节极佳,颇足餍观剧者之心理。沪上各舞台,仅见排演,大约名角中无熟习者耳。

【第一场】
(鲁肃上。)
鲁肃(引子)只为荆州,终日里,难展愁眉。 

(念)曾记当年赤壁,火攻第一堪奇。曹兵尽死水底,阿瞒胆裂魂飞。

(四青袍自两边分上。)
鲁肃(白)下官姓鲁名肃,字子敬,在吴侯驾前为臣,官拜上大夫水军都督之职。只因当年刘备借去我国荆州,屯军养马。当日言明,取回西川,复还荆州。如今得了东西二川,全不提起荆州二字。我主终日忧闷。想人臣食君之禄,当报君恩。我想乔国老乃是东吴三代老臣,必有高见,不免往求一计,取回荆州,以保社稷。

来,

众人(同白)有。

鲁肃(白)开道乔府。

(西皮正板)三国英雄纷纷闹,

三分已定孙、刘、曹。

刘备几载荆州好,

我主终日把心焦。

安排打虎牢笼套,

准备金钩钓海鳌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二场】
乔玄(内西皮导板)叹三皇和五帝历代有道,

(乔玄上。)
乔玄(西皮正板上清板)夏桀王抱妹嬉社稷倾消。

汤伐夏国号商放桀南巢,

商纣王宠妲己屈害英豪。

周幽王宠褒姒烟墩大笑,

五霸强七雄出才动枪刀。

秦始皇归一统无道,

(西皮二六板)传二世楚汉争百姓皆逃。

汉高祖创基业功勋不小,

四百载到桓灵气数全消。

献帝时有董卓豺狼当道,

挟天子令诸侯势压当朝。

王司徒灭董卓美人计巧,

(西皮快板)天降下魏、蜀、吴三分汉朝。

曹孟德坐中原魏称国号,

我主爷坐江东雨顺风调。

刘皇叔坐西川仁德有道,

这才是天地人裂土分茅。

到如今干戈定狼烟净扫,

马放山甲归库快乐逍遥。

武将军又不去南征北剿,

众将士又不去披甲穿袍。

乔松山在东吴封为国老,

(西皮摇板)享不尽太平福每把香烧。

(四青袍引鲁肃同上。院子暗上。)
鲁肃(西皮摇板)吾主爷坐江东治国最好,

为的是荆州事长把心焦。

鲁子敬暗地里对天祝告,

但愿得把荆州早还我朝。

(白)退下。

(四青袍同下。)
鲁肃(白)门上哪位在?

院子(白)原来大夫。

鲁肃(白)你家太尉可在府中?

院子(白)现在府中。

鲁肃(白)烦劳通禀:说鲁肃求见。

院子(白)请少待。

鲁肃(白)是。

院子(白)启家爷:外面鲁大夫求见。

乔玄(白)说我出迎。

院子(白)家爷出迎。

鲁肃(白)太尉在哪里?

乔玄(白)啊,大夫请进。

鲁肃(白)太尉请上,待下官一拜。

乔玄(白)岂敢。不知大夫驾到,未曾远迎,多有得罪。

鲁肃(白)好说。下官轻造贵府,尚祈海涵。

乔玄(白)大夫请坐。

鲁肃(白)太尉在此,哪有下官座位。

乔玄(白)哪有不坐之理。

鲁肃(白)下官告坐。

乔玄(白)大夫驾到寒门,有何公干?

鲁肃(白)太尉有所不知。因刘备借去我国荆州,屯军养马。当日言明,得取西川,复回荆州。如今得了东西二川,不提荆州二字,吾主终日忧闷。自古道食君之禄,当报国恩。吾想太尉乃是东吴老臣,别有高见。特来求一妙计,讨回荆州,以保社稷。

乔玄(白)呀,大夫,听你之言,敢是为的荆州而来?

鲁肃(白)正是。

乔玄(白)呀,大夫,以老夫愚见,不要倒也罢了。

鲁肃(白)太尉此言差矣。荆州不要,岂不失了我主之气?

乔玄(白)哈哈哈。大夫,当日赤壁鏖兵,多亏何人?

鲁肃(白)令婿周公瑾之力。

乔玄(白)非也,多亏那孔明先生哪。

(西皮正板)曾记当年打战表,

要把东吴一笔消。

雄兵百万如山倒,

唬坏了东吴将英豪。

文官准备写降表,

武将不敢动枪刀。

不是孔明暗中保,

东吴早已去降曹。

黄盖苦肉献粮草,

(西皮二六板)凤雏连环巧计高。

不是东风借得好,

怎能赤壁把兵鏖。

火烧曹兵势如山倒,

雄兵百万水上漂。

暂借荆州单片土,

何必屡次把心焦。

劝大夫休把荆州讨,

(西皮摇板)免得军民受煎熬。

鲁肃(西皮导板)太尉说话年高老,

(西皮流水板)长他人志气灭我朝。

破曹并非他人剿,

东吴将士立功劳。

文官划策忙坏了,

武将披甲挂征袍。

于中取事令人恼,

都只为荆州起祸苗。

借去荆州下官保,

岂能与他善开交。

乔玄(西皮摇板)休要提起做中保,

(西皮快板)大夫做事也不高。

屡次要把荆州讨,

老夫件件记心梢。

一取荆州损粮草,

周郎带箭把命逃。

二取荆州美人巧,

孔明计笼牢。

杀得人头如瓜倒,

铁甲将军血染袍。

损兵折将还是小,

吾婿周郎把命抛。

鲁肃(白)太尉,令婿公瑾,故于巴丘之地,还是鲁肃搬尸回来,算来不觉数载。

乔玄(白)呀,大夫,那日搬尸,可曾经过什么险要之地呢?

鲁肃(白)年深日久,下官倒也忘怀了。

乔玄(白)老夫还记得一二。那日大夫经过罗汉山,山中闪出一员大将,生得豹头环眼,手使丈八蛇矛,大吼一声,如半空之中,响了一个霹雳,说道:东吴搬尸,何人主见?那时大夫唬得曲背拱腰,说道:我乃东吴鲁……那一个“肃”字,未曾出口,险些连魂都唬掉了。当时一跤跌在舱内……

鲁肃(白)那是下官靴滑失足。

乔玄(白)幸喜跌在舱内,若滑在汉阳江中,怎生得了呵!

(西皮快板)头上歪戴乌纱帽,

身上斜穿紫罗袍。

三魂七魄不附体,

胆战心惊跪荒郊。

再三再四来哀告,

只求翼德把命饶。

幸喜张飞情意好,

险些一命赴阴曹。

鲁肃(西皮快板)太尉把话错讲了,

下官言来听根苗。

刘备、孔明人马少,

焉敢与我动枪刀。

乔玄(西皮快板)你说刘备人马少,

西川五虎个个高:

黄忠虽然年纪老,

百步穿杨射得高。

马超英勇似虎豹,

追赶曹操割须弃袍。

子龙生来胆量好,

长坂坡前逞英豪。

关公威名谁不晓,

翼德独挡在灞桥。

倘若五虎兴兵到,

准备人马死尸抛。

孙、刘正在结,

何必又要动枪刀?

劝大夫休要把荆州讨,

免得军民受煎熬。

鲁肃(西皮快板)太尉休说他人好,

灭却我朝众英豪。

众将一起西川到,

管教五虎把命抛。

乔玄(西皮快板)你言道东吴众将好,

老夫看来不为高。

丁奉、徐盛巡营哨,

蒋钦、周泰守城壕。

甘宁只好押粮草,

韩当夜宿马鞍鞒。

潘璋学问不必表,

陆逊兴兵困城壕,

五虎若有一虎到,

东吴兵将死尸抛。

鲁肃(西皮摇板)太尉言语真颠倒,

怎知腹内计笼牢。

(白)太尉,想刘备倒有还荆州之意,争奈关公不肯。昨日主公命诸葛瑾前去提亲,关公反口出不逊之言。道虎女焉能配与犬子。登时诸葛瑾赶出辕门。主公闻报大怒,埋怨下官。下官思得一计,在汉阳江中设筵,内中埋伏人马。单请关公过江赴宴。酒席筵前,问他讨取荆州,他若不还,立即伏兵齐起,将关公擒住,哪怕不还荆州。

乔玄(白)此计是大夫定的么?

鲁肃(白)正是下官。

乔玄(白)但不知定于什么日期?

鲁肃(白)定于五月十三日,单请关公过江,荆州就在掌握之中了。

乔玄(白)不知宴请何人陪席?

鲁肃(白)就是下官。

乔玄(白)就是大夫陪席?

鲁肃(白)正是。

(乔玄笑。)
鲁肃(白)太尉,因何笑而不语?

乔玄(白)非是老夫笑而不语,我有一言,大夫听了。

(西皮摇板)非是老夫呵呵笑,

藐视关公无略韬。

智斩华雄英名镇,

全凭青龙偃月刀。

昔日被困土山道,

三事依从且降曹。

孟德待他仁义好,

美女十名赐锦袍。

三日宴来五日宴,

饯行辞别灞陵桥。

独行千里保皇嫂,

不中曹操计一条。

大夫若把荆州讨,

只恐难逃偃月刀!

鲁肃(白)想我国战船数百艘,战将数百员,难道还抵不得关公么?

乔玄(白)大夫,老夫倒有一计。

鲁肃(白)太尉有何妙计,下官当面领教。

乔玄(白)依老夫愚见,将那战船三百一连,五百一套,上面搭起一座浮桥。

鲁肃(白)岂不是放关公的去路?

乔玄(白)哪里是关公去路,乃是大夫你的归路呵!

(西皮摇板)战船打起连环套,

上面搭起一浮桥。

倘若关公行霸道,

又好走来又好逃。

(白)大夫,明日去往祖先堂,敬个忠孝。

鲁肃(白)太尉因何出此不利之言?

乔玄(白)大夫休怪老夫,乃是直言哪。

(西皮摇板)单刀会上荆州讨,

言来语去惹祸苗。

倘若关公变了脸,

只怕大夫命难逃。

(白)大夫明日筵前酒要多饮,饭要饱餐。

鲁肃(白)那是怎讲?

乔玄(白)大夫呀。

(西皮摇板)单刀会上计不巧,

做一个饱死鬼好赴阴曹。

鲁肃(白)下官也非为领教,特来请太尉过江陪宴。

乔玄(白)特来请老夫?

鲁肃(白)正是。

乔玄(白)如此请。

鲁肃(白)太尉请。

乔玄(白)哎唷,老夫腿疼。哎唷,腰疼。

鲁肃(白)哪里是腰疼,分明是怕的关公。

乔玄(白)关公老夫倒不怕,怕的一人。

鲁肃(白)怕的哪个?

乔玄(白)那大将周仓。

鲁肃(白)他乃无名小卒,怕他何来?

乔玄(白)大夫呀!

(西皮摇板)你道他是无名小,

老夫看来是英豪。

黑面长身赛虎豹,

巧手丹青难画描。

大喝一声如山倒,

手中能使紫金镖。

单刀会上他必到,

若提荆州惹祸苗。

倘若一言说错了,

劈面就是这一刀。

老夫今年七十古稀到,

且把性命当酒肴。

任你说尽千般巧,

学一个忙里偷闲乐逍遥。

鲁肃(白)下官告辞了。

乔玄(白)老夫少送。

呀,大夫请转。

鲁肃(白)太尉有何话讲?

乔玄(白)大夫呀!

(西皮摇板)大夫做事休暴躁,

老夫一言听根苗:

万般事儿看机巧,

谨防关公偃月刀。

(白)老夫少陪了。

(乔玄下。)
鲁肃(白)且住。指望乔府求一妙计,哎,反被这老儿说得我毛骨悚然。呀,不免待到赴会之期,见机而行便了。

(四青袍自两边分上。)
鲁肃(白)带马。

(西皮摇板)胆大要擒虎与豹,

雄心拔取虎背毛。

倘若荆州无计讨,

枉受朝廷爵禄高。

(众人同下。)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