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一. 6 月 17th, 2024

京剧《大观园》剧本唱词

admin

10 月 10, 2023 #京剧剧本

京剧《大观园》剧本唱词

角色

贾宝玉:小生
林黛玉:旦
薛宝钗:旦
贾元春:旦
贾政:生
贾母:老旦

剧情

薛宝钗病,贾宝玉往探,得识金玉。林黛玉亦来,饭后始归。贾元春选入凤藻宫,恩准归省。贾府特建大观园。园成,贾政命贾宝玉题对,贾宝玉大显才华。贵妃归省,叙乐新园,众姐弟赋诗欢宴。

京剧《大观园》剧本唱词

【第一场】
(小锣。丫鬟引薛姨妈同上。)
薛姨妈(引子)明月满庭池水绿,桐花垂在翠帘前。 

(白)老身,王氏。行年四十有九。先夫早年亡故,留下一男一女,男名文起,女名宝钗。他兄妹二人,虽是一母所生,性情却是两样:那蟠儿镇日在外浪荡逍遥,不务正业;所幸女儿宝钗倒还十分孝顺。这几日她染病在床,老身非常郁闷,适才丫鬟言道,宝钗病体新痊,此乃是老身之幸也!

(二黄原板)小丫鬟她报道宝钗新疗,

不由我年迈人喜上眉梢。

恨只恨薛蟠儿性情不好,

每日里在外边浪荡逍遥。

全不想家中事无人照料,

我只得打精神事事亲操。

叫丫鬟你把那针线做好,

切莫教你小姐病后操劳。

(小锣。贾宝玉上。)
贾宝玉(二黄摇板)迈步儿来至在梨香院道,

看不见宝钗姐所为哪条?

(白)且住!我那宝钗姐不在外边,想是病体未愈。我不免见了姨妈,便中探问。

甥儿与姨妈请安!

(贾宝玉请安。)
薛姨妈(白)好孩子,不用请安啦,快到炕上坐吧。这么冷的天儿,难为你想着来呀!

(莺儿暗上。)
薛姨妈(白)莺儿!

莺儿(白)有。

薛姨妈(白)你快给宝二爷倒碗热茶来!

莺儿(白)是。

(莺儿下,取茶上。)
贾宝玉(白)哥哥在家么?

薛姨妈(白)他是没笼头的马,一天一天的逛不够,哪儿会在家呀!

贾宝玉(白)宝姐姐好了无有?

薛姨妈(白)你姐姐已经好啦。她那房间里暖和,你可以进去谈谈,等老身收拾好啦,再来陪你说话儿。

贾宝玉(白)甥儿遵命。姨妈你要来呀!

薛姨妈(白)我就来。

(众人自两边分下。)
【第二场】
(小锣。莺儿引薛宝钗同上。)
薛宝钗(引子)觉来一病身躯懒,坐拥貂裘尚怯寒。

(白)奴家,薛宝钗。乃金陵人氏。自幼父亲亡故,留下兄妹二人,跟随寡母度日。家有百万之富,饮食起居,尚还如意。只因今上崇尚诗礼,征择才能,要选世家之女,充当公主、郡主的入学陪侍,赞善才人。为此,哥哥文起,禀明母亲,带同奴家来京、以备报名听选,现在寄居贾氏姨母家中。这贾府人口虽多,倒也大家和气。表弟宝玉,他与我两小无猜,十分亲爱。虽是异姓姐弟,却如骨肉一般。旁人见了倒也平常,只有那林家表妹,专爱多心,每次热嘲冷刺,实在地令人难堪。奴看在贾太夫人份上,只好忍耐。那林家表妹,她倒不曾知晓。奴今日小病新痊,深闺无事,不免从事女红,消遣闲愁便了。

莺儿(白)啊小姐,您贵恙刚好,不要作吧!

薛宝钗(白)这倒不妨事,你与我拿了来吧!

莺儿(白)是。

(莺儿下,取针线等物上,递薛宝钗,薛宝钗缝补。贾宝玉上。)
贾宝玉(念)半世顽皮师李耳,一生花底学秦宫。

(白)来此已是宝姐姐绣阁,待我进去便了。

啊宝姐姐大愈了?

薛宝钗(白)已经大好了。多谢惦念,请坐!奴听说你有一块宝玉,总未曾看过,今天倒要赏鉴赏鉴。

(贾宝玉递玉,薛宝钗接看。)
薛宝钗(介)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。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。

(白)莺儿你不去倒茶,站在此处作甚?

莺儿(白)我听这两句话,好像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话,正正是一对儿。

贾宝玉(白)哦!原来姐姐的项圈上边也有八个字么?待我赏鉴赏鉴。

薛宝钗(白)你不要听她胡说,无有的事。

(贾宝玉揖。)
贾宝玉(白)好姐姐,让我看上一看吧。

薛宝钗(白)这也是别人送的,上头镌着两句吉利话,有什么看头?

贾宝玉(白)我一定要看!

薛宝钗(白)就给你看。

(薛宝钗取金锁递贾宝玉看。)
贾宝玉(念)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。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。

(白)这八个字儿,真和我的是一对呀!

莺儿(白)这是个癞和尚送的。

薛宝钗(白)你怎么还不倒茶去!

(莺儿笑下。丫鬟、林黛玉同上。)
林黛玉(念)芳名称黛玉,小字是颦卿。

丫鬟(白)林姑娘来啦!

(薛宝钗、贾宝玉同起,迎。)
贾宝玉(白)林妹妹来了,请坐!

林黛玉(白)怎么,你也在这里?早知你来,我就不来了。

薛宝钗(白)要来就一齐来,要不来都不来,这有什么意思!我想要是一天一个的替换着来,也不见冷静,也不显热闹,岂不是好么?

贾宝玉(白)林妹妹,你为何披着斗篷,外面下了雪了么?

丫鬟(白)下了好半天啦。

贾宝玉(白)你叫他们与我拿斗篷来。

林黛玉(白)是呀,我来了你就该去了。

贾宝玉(白)我并无此意呀,不过是拿来预备穿用罢了。林妹妹,你真爱多心哪!

(林黛玉掩口笑。薛姨妈上。莺儿暗上。)
薛姨妈(白)酒饭俱已做好,你们就在此处,小饮几杯吧。

莺儿,烫酒去!

贾宝玉(白)不用烫了,就吃凉的吧。

薛宝钗(白)宝兄弟,亏你每日杂学旁收,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是最热的?若是热的吃下去,发散的快;冷的吃下去,必然凝结在内。用五脏去暖它,岂不受害!从此以后,还不与我改过!

贾宝玉(白)言之有理。

莺儿,拿酒去,把酒烫的热热的!

莺儿(白)是啦!

(莺儿下。林黛玉冷笑。雪雁拿手炉上。)
雪雁(白)这么冷的天,您没有带手炉就出来啦,别冻坏了手,快点儿拿去暖和暖和吧。

林黛玉(白)谁叫你送来的?

(莺儿取酒上。)
雪雁(白)紫鹃姐姐恐怕小姐冷,叫我送来的。

林黛玉(白)难为你倒肯听她的话。平日我和你所说的话,你都当作耳旁风;怎么她说的话,你就听的比着圣旨还快呢?

(林黛玉言时以眼斜看贾宝玉,贾宝玉微笑,薛宝钗作羞。)
薛宝钗(白)你素日身体单薄,禁不起冻的,她们关心惦记着你,不好么?

林黛玉(白)姐姐,你不晓得。我这是在姨妈家里;要是在旁处,人家是要恼的,难道看人家连个手炉都无有么?

贾宝玉(白)酒要冷了,我们喝吧。

薛宝钗、
林黛玉(同白)请!

(贾宝玉、薛宝钗、林黛玉同饮酒。李嬷嬷上。)
李嬷嬷(白)天不早啦,哥儿、姑娘回去吧!

(贾宝玉、林黛玉同点头起立。)
贾宝玉、
林黛玉(同白)多谢姨妈的酒菜!我们要回去了。

薛姨妈(白)时候晚啦,我也不敢留你们啦,恐怕老太太惦记着,你们好好地跟着李嬷嬷去吧!

贾宝玉、
林黛玉(同白)是。

薛宝钗(白)外面雪还未住,给二爷戴上风帽吧!

(雪雁取风帽,贾宝玉低头令戴,雪雁不戴,将帽上绒球罩在风帽里猛力向下一拉。)
贾宝玉(白)呃,你要轻着些呀!

林黛玉(白)你走过来,我与你戴上。

(贾宝玉含笑走近林黛玉面前,林黛玉用手轻轻拢住束发帽儿,将风帽沿掖在抹额上,将绒球扶起颤颤巍巍露在风帽外面,端详。)
林黛玉(白)好了,披上斗篷吧!

(贾宝玉披斗篷,林黛玉给贾宝玉将风帽翼拉出,放在斗篷外。)
林黛玉(白)走吧!

贾宝玉、
林黛玉(同白)多谢姨妈!我们要走了。

薛姨妈(白)慢些走啊!

(贾宝玉、林黛玉、李嬷嬷、雪雁、丫鬟同下。)
薛姨妈(白)天不早啦,咱们娘儿俩也该睡啦。

薛宝钗(白)是。

薛姨妈(白)正是:

(念)雪花纷飞天地冻,

薛宝钗(念)梨香院里度残冬。

(薛姨妈、薛宝钗同下。)
【第三场】
(小锣。袭人上。)
袭人(西皮摇板)自从身入侯门后,

俯仰随人不自由。

(白)奴家,花氏袭人。乃建业人氏。只因家中贫苦,哥哥花自芳将奴卖与贾府为婢,派在宝二爷房下。我与他名为主仆,情似夫妻。每日同桌而食,同榻而卧,彼此十分亲爱,虽说那晴雯、麝月也是宝玉宠爱之人,究竟小奴两岁,事事不敢居大。其余仆妇、丫鬟俱要听我指使。我虽不是主人,却也与主人相仿。现在宝玉不在房中,独坐无聊,不免去到后房,和衣而卧,待宝玉回来,再与他嘘寒送暖便了。

(袭人转身向套房推门入。晴雯、麝月、茜雪、定儿、坠儿团坐案侧,见袭人至,起迎。)
晴雯(白)袭人姐姐请坐!

袭人(白)诸位妹妹请坐!我要躺会儿,二爷回来,要是有事,你们叫我一声儿。

晴雯、
麝月、
茜雪、
定儿、
坠儿(同白)知道啦。

(袭人揭帐躺。仆妇携碗上。)
仆妇(白)这么冷的天儿,老远地送碗豆腐皮包子,人家守着也不能吃,这是图什么哪?

(仆妇看。)
仆妇(白)呦!这屋里一个人也没有。

(晴雯指茜雪。)
晴雯(白)你看看,外边是谁?

茜雪(白)谁呀?

仆妇(白)是我,姑娘!

茜雪(白)原来是张大嫂子,您有什么事呀?

仆妇(白)宝二爷要吃豆腐皮包子,珍大奶奶特地打发我送来,姑娘拿进去吧。

(仆妇递碗,茜雪接。)
茜雪(白)你替二爷谢谢珍大奶奶。

仆妇(白)是啦。

(仆妇点头笑,下。茜雪转身入。)
晴雯(白)这碗是什么?

茜雪(白)这是二爷跟珍大奶奶要的豆腐皮包子。

(麝月笑看晴雯,对茜雪。)
麝月(白)这包子二爷并不喜欢,倒是咱们二奶奶喜欢吃的。

(晴雯笑打麝月。)
晴雯(白)你再胡说,我拧你的臭嘴!

麝月(白)我不说啦,好姐姐,饶了我吧!你真是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”。

(晴雯、麝月、定儿、坠儿同笑。李嬷嬷上。)
李嬷嬷(念)生成阎王脸,到处讨人嫌。

晴雯、
麝月、
定儿、
坠儿(同白)奶奶请坐。

李嬷嬷(白)呦!这一碗豆腐皮包子是谁吃的?

晴雯(白)这是二爷跟珍大奶奶要的,预备夜里饿了吃的。

李嬷嬷(白)宝玉不会吃的,拿去给我孙子吃吧。

坠儿,快点儿给我送去!

坠儿(白)回头二爷骂哪?

李嬷嬷(白)骂?有我。

(坠儿噘嘴下。李嬷嬷取案上茶碗欲饮,茜雪急止。)
茜雪(白)您要喝,我给您倒。

李嬷嬷(白)怎么,这碗茶喝不得?

茜雪(白)这是二爷留着喝的。

李嬷嬷(白)是他的,我更要喝啦。难道我把他带到这么大,喝他一碗剩茶都不能够?真是!

(李嬷嬷饮。茜雪噘嘴,晴雯、麝月私语,不理李嬷嬷。)
李嬷嬷(白)哎呦!茶也喝够啦,我回去躺躺去吧。

(李嬷嬷张手摇曳,晴雯、麝月、茜雪、定儿、坠儿同遥指作鄙夷状。李嬷嬷下。贾宝玉上。)
贾宝玉(念)雪花堆满地,扶醉夜归迟。

(贾宝玉进门,晴雯、麝月、茜雪、定儿、坠儿同起立迎。晴雯代贾宝玉除帽,笑。)
晴雯(白)好啊,你叫我磨了多少墨,早起高兴,写了三个大字就跑啦。我等了这么半天,快来给我写完了这些墨吧。

贾宝玉(白)我那三个字,你放在哪里了?

晴雯(白)不是贴在那上头了吗!你出的好主意,弄得我爬高上梯地好半天,手到这会儿还僵着哪!

贾宝玉(白)呦!我倒忘记冻了你的手,我与你焐焐吧。

(贾宝玉握晴雯手。林黛玉上。)
林黛玉(白)你们嚷什么?

贾宝玉(白)林妹妹你来的正好,你看我写的这三个字,到底哪个字好?

林黛玉(白)都好。明日我还求你写个匾呢。

贾宝玉(白)林妹妹不要取笑。

(贾宝玉向晴雯。)
贾宝玉(白)袭人姐姐呢?

(晴雯向床上努嘴,林黛玉笑,摇头暗下。)
贾宝玉(白)让她歇息歇息。早上我在那边吃饭,有一碗豆腐皮包子,我想你爱吃,就和珍大嫂说,叫她晚上派人送来,你看见无有?

晴雯(白)快别提啦。一送来,我就知道是我的,偏巧才吃过了饭,就摆在桌上没吃。后来李奶奶来啦,她说你不吃这个,就叫茜雪送给她孙子去啦。

贾宝玉(白)岂有此理!

(茜雪送茶与贾宝玉,贾宝玉接茶。)
贾宝玉(白)林妹妹请茶。

晴雯(白)早走啦。

贾宝玉(白)咦!我早上留的枫露茶呢?

茜雪(白)李奶奶给喝啦。

(贾宝玉怒掷茶碗,袭人偷眼看。)
贾宝玉(白)她是你哪一门子的奶奶,你们这样孝敬她?我不过小时候吃过她几天奶儿,她仗着这点功劳,惯的像祖宗一样。这次非要赶她出去,大家才得干净!

定儿,快给我拿风帽来,让我回老太太去呀。

(袭人作惊状,起。)
袭人(白)啊二爷,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呀?

贾宝玉(白)袭人姐姐哪里知道,这李嬷嬷忒无道理,我与晴雯留的豆腐皮包子被她吃了;我自己留的枫露茶她也喝了。这不是欺负我么,我去回老太太,把她赶走。

袭人(白)我当是什么大事哪,原来是这么一点小事,还要老太太把她赶出去,算了吧!

贾宝玉(白)把她赶走,我们大家才得清静。

袭人(白)二爷呀!

(西皮流水板)宝二爷作事太鲁莽,

细听奴婢说端详:

李奶奶虽然行无状,

要知道乳母比亲娘。

些许的食物原易办,

一盏香茗也不是琼浆。

奉劝二爷休要嚷,

宽待乳母理应当。

贾宝玉(唱)袭人姐只哭得泪流面上,

不由我贾宝玉心内暗伤。

袭人(白)二爷,我劝你省点事儿,不要连累我们受罪啦!

贾宝玉(白)啊袭人姐姐,你快快不要啼哭,我不去回就是了。

晴雯(白)得啦,得啦,现在已经两下多钟啦,您请睡吧,明儿还得起早给老爷拜寿去哪。

贾宝玉(白)不错,我们大家都睡吧。

(贾宝玉手扶袭人、晴雯,众人同下。)
【第四场】
(贾母上,鸳鸯随上。)
贾母(引子)生长名门嫁宦族,儿孙绕膝寿期颐。

(白)老身、贾门史氏。乃应天府人氏。配夫贾代善,早年已经亡故。留下两个孩儿,长子贾赦,次子贾政,都在朝中为官。还有几个孙儿、孙女,一个个读书识礼,绕膝承欢。我这家庭之中,倒也十分的快乐。今日乃是政儿五十生日,外来亲友必然不少,老身不善应酬,只好在此小坐。

(鸳鸯献茶,贾母饮茶。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薛宝钗同上。)
贾宝玉(白)宝姐姐,林妹妹!

薛宝钗、
林黛玉(同白)啊?

贾宝玉(白)我们与老太太请安去。

(薛宝钗、林黛玉含笑点头,贾宝玉、薛宝钗、林黛玉同向贾母请安。)
贾宝玉、
薛宝钗、
林黛玉(同白)给老祖宗请安。

贾母(白)好啦,好啦,你们打哪儿来呀?

贾宝玉(白)我们刚与老爷拜完了寿,心里记挂着老祖宗,特地前来看望。

贾母(白)好好好,你们就在这儿玩玩儿吧。

(贾政、王夫人同上。)
贾政(白)厅上酒席已经摆好,请老太太过去吃酒。

(王夫人扶贾母转堂进门。厅上。贾赦、贾珍、贾蓉、贾环、贾瑞、贾蔷同立长台左,薛姨妈、邢夫人、尤氏、李纨、王熙凤、贾迎春、贾探春、贾惜春同立长台右。)
王熙凤(白)老祖宗来啦!

(贾赦、贾珍、贾蓉、贾环、贾瑞、贾蔷、薛姨妈、邢夫人、尤氏、李纨、王熙凤、贾迎春、贾探春、贾惜春同迎,请贾母中坐,林之孝斟男席酒,鸳鸯斟女席酒。)
王熙凤(白)吩咐他们开戏!老祖宗请酒吧。

贾母(白)大家用酒!

王熙凤(白)请酒!

(贾母、王夫人、贾赦、贾珍、贾蓉、贾环、贾瑞、贾蔷、薛姨妈、邢夫人、尤氏、李纨、王熙凤、贾迎春、贾探春、贾惜春同饮酒,谈笑。赖大上。)
赖大(白)回老爷:六宫都太监夏老爷特来降旨。

贾政(白)圣旨到了。快摆香案伺候!

(夏太监上。)
夏太监(白)圣上口谕:宣贾政即刻入朝,在临敬殿陛见。

贾政(白)臣、遵旨。

(贾政随夏太监同下。贾母下位,王夫人、贾赦、贾珍、贾蓉、贾环、贾瑞、贾蔷、薛姨妈、邢夫人、尤氏、李纨、王熙凤、贾迎春、贾探春、贾惜春同随下位。)
贾母(白)蓉儿!

贾蓉(白)有。

贾母(白)你快快派人打听,速报我知。

贾蓉(白)是。

(贾母、王夫人、贾赦、贾珍、贾环、贾瑞、贾蔷、薛姨妈、邢夫人、尤氏、李纨、王熙凤、贾迎春、贾探春、贾惜春同下。)
贾蓉(白)赖大,林之孝!

赖大、
林之孝(同白)在。

贾蓉(白)你们快快前去打听,速报我知!

赖大、
林之孝(同白)嗻!

(贾蓉、赖大、林之孝自两边分下。)
【第五场】
赖大(内白)走哇!

(赖大上。)
赖大(二黄摇板)适才领了太君命,

去到朝堂看情形。

迈开了大步往前进,

(赖大绕场飞跑。贾政上,赖大与贾政相撞,惊。)
赖大(二黄摇板)为何撞了老主人!

贾政(白)你这个奴才,为何这样的鲁莽?

赖大(白)回老爷:小人奉太夫人之命,要到朝堂打探老爷消息,一时心慌意乱,两眼昏花,才撞了老爷。小人罪该万死!

贾政(白)你且起来。适才圣上宣诏,非为别事,只因大小姐现已晋封贤德贵妃,不久还要归省,这乃是皇上殊恩,千载难逢之事。

赖大(白)谢天谢地。

贾政(白)路上不必多言,你我主仆回家去吧。正是:

(念)圣代即今多雨露,自愧无以答升平。

(贾政、赖大同下。)
【第六场】
(贾母上,鸳鸯随上。)
贾母(引子)支撑门楣,数十载,都为孙儿。

(赖大上。)
赖大(白)太夫喜!

贾母(白)喜从何来?

赖大(白)大小姐晋封贤德贵妃,不久还要归省,岂不是一桩大喜!

贾母(白)此话当真?

赖大(白)当真。

贾母(白)果然?

赖大(白)果然。

贾母(笑)哈哈哈……

(贾母喘,鸳鸯为贾母捶背。)
贾母(白)啊赖大,你二老爷回来没有啊?

赖大(白)二老爷现在书房与那清客相公单聘仁、詹光说话。

贾母(白)叫他进来,我有话讲。

赖大(白)嗻。

(赖大下。赖大引贾政同上。)
贾政(念)适才金殿承恩诏,报与萱堂老母知。

(白)母亲在上,孩儿拜见。

贾母(白)罢了。适才圣上宣你,不知为了何事?

贾政(白)大孙女现已晋封贵妃,不久还要归省。

贾母(白)既是贵妃归来,必须要另造行宫才是呀!

贾政(白)孩儿正为此事心下踌躇,想琏儿不在家中,那监工买料各样事情交与何人?

贾母(白)我想孙女归宁乃是明春之事。你可写封书信,寄到扬州,叫琏儿速速回来办理此事便了。

贾政(白)儿遵命。

贾母(白)正是:

(念)周公典礼垂千载,喜事重重聚一家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七场】
(王熙凤、平儿同上。)
王熙凤(引子)肇怨朱弦,思公子,恨水愁烟。

(白)奴家、王熙凤。乃金陵人氏。配夫贾琏,官居司马之职。我与他少年夫妻,十分相得。只因姑丈林如海仙逝扬州,我夫奉了叔父之命,前去料理丧务,至今多日未归,抛下奴一人在此,孤灯相对,影只形单,好不凄凉。昨日闻听人言,我夫今日回转,奴不免备下洗尘筵席等候便了。

平儿,备下酒筵!

平儿(白)是。

(平儿下。贾琏上。)
贾琏(念)扑面风来人意懒,雪花山积马蹄肥。

王熙凤(白)国舅老爷大喜!你此番远道而来,多受风尘之苦,奴这里特备一杯水酒,给国舅洗尘,但不知可能赐光?

贾琏(白)如此,叨扰了!哈哈哈……

(平儿暗上。)
王熙凤(白)平儿,摆宴!

平儿(白)是。

王熙凤(白)国舅老爷请酒!

贾琏(白)请!

(西皮导板)千里归来酒满卮,

(西皮原板)夫妻们闺房静好时。

有酒须要尽量饮,

王熙凤(西皮原板)你且把别后事说与奴知。

贾琏(白)路上小有风霜,那也不足挂齿,倒是家中之事,贤妻你要告知一二。

王熙凤(白)家中之事,都是为妻料理,那边蓉儿媳妇死了,丧事一切,也是为妻治办的。

贾琏(西皮原板)这些事多亏了贤妻料理,

王熙凤(西皮原板)这也是为妻的义不容辞。

贾琏(西皮原板)高堂上二老如何奉侍?

王熙凤(西皮原板)菽水承欢谁敢差迟。

贾琏(西皮原板)问贤妻暇时作何事?

王熙凤(西皮原板)整日里消闲一局棋。

贾琏(白)噢,原来你还有这等的雅兴,为夫的远不如也,哈哈哈……

王熙凤(白)国舅老爷用酒吧!

贾琏(白)干!

(门子上。)
门子(白)回二爷:蓉哥跟蔷哥来了。

贾琏(白)叫他们进来!

门子(白)是。

两位哥儿请进!

贾蓉、
贾蔷(内同白)来了!

(贾蓉、贾蔷同上。)
贾蔷(白)啊哥哥,是你先进去,还是我先进去啊?

贾蓉(白)咱们一块儿进去。

贾蓉、
贾蔷(同白)侄儿给二叔请安!侄儿给婶子请安!

贾琏、
王熙凤(同白)罢了。

贾琏(白)你们有什么事么?

贾蓉(白)我父亲打发我来回二叔说:盖造省亲别墅的事,老爷子们已经议定了。从东府里花园起,一直到西北,一共三里半大,足够盖造省亲别墅的。现已命人去画图样,明天就得。二叔刚回来,未免有些劳乏,现在不用过那边去啦,有话明日再说吧!

贾琏(白)多谢大爷体谅,我就从命不过去了。所有造园之事,明日一早我与大爷请安之时再行商议。

贾蓉(白)是。

贾蔷(白)大爷派侄儿到苏州去买女孩子,请曲师,带办乐器、行头,明天就得动身,特意来见二叔。

贾琏(白)这些事很不容易,你能办得来么?

贾蔷(白)侄儿也只好学着办啦。

王熙凤(白)咱们家的孩子,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吗?况且是大爷派他去的,自然是不会错的,你不用再麻烦啦。

贾琏(白)如此你就去吧。一切事情总要小心。

贾蔷(白)是。

王熙凤(白)你们去吧!

贾蓉、
贾蔷(同白)是。

(贾蓉、贾蔷同下。)
贾琏(白)啊夫人,现在时已不早,你我夫妻后房歇息去吧。

正是:

(念)与卿同赴高唐梦,

王熙凤(念)莫教姮娥窃笑人。

(贾琏、王熙凤同下。)
【第八场】
(贾政上。)
贾政(引子)勋业有光昭日月,功名无间及儿孙。

(白)下官、贾政,乃已故荣国公贾代善之子。只因兄长贾赦袭了原官,下官特受天恩,荐升员外之职。膝下原有三子,不幸长子贾珠早年亡故,次子宝玉、庶子贾环,俱是不肖之子,所幸长女元春,现邀天宠,晋封贤德贵妃。月前圣上传旨,凡属椒贵戚家,有重宇别院,堪以驻跸关防者,准令启请内廷銮舆入第,以尽骨肉之情。下官奉到此旨,特召琏侄回京,教他预备建筑别院,但不知已经预备否?

(院子暗上。)
贾政(白)来!

院子(白)有。

贾政(白)有请琏二爷!

院子(白)嗻!

有请琏二爷!

贾琏(内白)来也!

(贾琏上。)
贾琏(念)忽听叔父唤,急步到书房。

(白)侄儿与二叔请安!

贾政(白)坐下。省亲别院,须要即日兴工才好,如若不然可就来不及了。

贾琏(白)是。

贾政(白)与你大哥商议去办,若有不懂之处可以去问大爷,千万不要耽误。

贾琏(白)是是是。

贾政(白)正是:

(念)有女光门楣,生儿不象贤。

(贾政下。)
贾琏(白)来!

院子(白)有。

贾琏(白)你看珍大爷在家无有?

院子(白)是。

(院子下,上。)
院子(白)回二爷:珍大爷来了。

贾琏(白)珍大爷来了,有请!

(院子向内。)
院子(白)请大爷书房里坐。

(贾珍上。)
贾珍(念)荣枯有命劳嘘植,闻达无心谢品题。

贾琏(白)大哥上坐!

贾珍(白)好好好。我说元春妹这么一来,咱们家的事可就多啦。

贾琏(白)是呀。

贾珍(白)我对于这些盖房子造花园的事,简直是个外行。你不妨一力承办,我帮着你巡察巡察就是喽。

贾琏(白)话虽如此,但弟年轻,总有见不到的地方,还要请大哥指教。

贾珍(白)咱们自己弟兄还用客气吗!你想怎么办,简直叫人去办去,我没有不满意的。

贾琏(白)如此,兄弟我只好对敷着办了。

贾珍(白)你不用说这些话,快点把办事的人派定,明儿个好早些开工。

贾琏(白)是。来!

院子(白)有。

贾琏(白)叫林之孝、赖大、来升、吴新登前来!

院子(白)嗻!

(院子下。院子引林之孝、赖大、来升、吴新登同上。)
贾琏(白)林之孝!

林之孝(白)有。

贾琏(白)省亲别院里所有木料砖瓦,归你一人收发,如有差错,唯你是问!

林之孝(白)嗻。

贾琏(白)赖大!

赖大(白)有。

贾琏(白)你专管金银铜铁、雕刻木石的收发,错了也是要罚的!

赖大(白)嗻。

贾琏(白)来升、吴新登!

来升、
吴新登(同白)有。

贾琏(白)我派你们二人督率人工,先把宁府的绘芳园拆去,随后再拆荣府东边一带的下房,限你们三天,一定要拆干净,迟则受罚!

来升、
吴新登(同白)嗻。

贾琏(白)你们各人就此回去办事,所有堆山墼池,起楼建阁,栽花种竹等事,自有山子野指示,你们不许干预!

林之孝、
赖大、
来升、
吴新登(同白)嗻。

贾琏(白)去吧!

林之孝、
赖大、
来升、
吴新登(同白)是。

(林之孝、赖大、来升、吴新登同下。)
贾珍(白)咱们坐着也是没事,还是到那边看看去吧。

贾琏(白)好。走哇!

贾珍(白)正是:

(念)春风得意花千里,

贾琏(念)秋月扬辉桂一枝。

(贾珍、贾琏同下。)
【第九场】
(紫鹃引林黛玉同上。)
林黛玉(西皮摇板)彩线难收面上珠,

湘江旧迹已模糊。

窗前也有千竿竹,

不识香痕渍也无?

(白)奴家、林黛玉,小字颦卿。乃邗江人氏。只因父母双亡,寄居外祖母贾太夫人家下,饮食起居,倒与在家一样,只是千里投亲,寄人宇下,俯仰身世,哪有不生伤感之理?所幸宝玉哥哥,他是天生情种,最能体贴女儿家心事,昨日送来半旧的绢帕两条,也是汉宣帝寻求故剑之意。嗐,思想起来,好不伤感人也!

(西皮慢板)眼空蓄泪泪空垂,

暗洒闲抛却为谁?

尺幅鲛绡劳相惠,

教人焉能不伤悲!

意懒心灰但思睡,

(白)紫鹃!

紫鹃(白)有。

林黛玉(西皮慢板)与我垂帘掩双扉。

紫鹃(白)是。

(紫鹃下。贾宝玉上。)
贾宝玉(西皮摇板)闻道眼枯终见骨,

从来天地总无情。

(白)看门儿掩了,梨花深院,粉墙儿高似青天,这、这、这、这便怎么处?哦呵有了,常听人言: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最是容易致病。况且林妹妹身体单弱,若闭门书寝,很不相宜,我不免唤她起来。

(贾宝玉敲门。)
贾宝玉(白)林妹妹!林妹妹!你与我开门来呀!

林黛玉(白)呀!

(西皮摇板)忽听门外有人声,

累我香闺梦不成。

(白)奴这里正要睡觉,忽听有人叫门,他那里一声声叫奴妹妹,想必是宝玉来了,待我与他开门。

贾宝玉(白)林妹妹在哪里,林妹妹在哪里?

林黛玉(白)在这里。我就知道是你。人家刚要睡觉,你就来了,真是可恶!

贾宝玉(白)你哪里知道,白天睡觉,于身体是很不好的。我怕你睡出病来,特来唤你。你要是见怪,下次我就不敢来了。

林黛玉(白)不来就罢!

贾宝玉(白)啊林妹妹,你千万不要生气,我说错了话儿,与你赔礼了。贾宝玉呀贾宝玉,这是你的不是了,你看林妹妹不比旁人,你说出这样话来,岂不是该打么?来来来,待我自己掌嘴。

(贾宝玉掌嘴。)
贾宝玉(白)一,二,三,嗐,贾宝玉呀贾宝玉,你真乃是命苦哇!

(西皮摇板)戏谑无端一语恼,

东西相向竟分曹。

茫茫人海知音少,

安得明珠慰寂寥。

林黛玉(白)宝玉,宝玉,你作什么?我与你作耍呢,你不要当真哪!宝玉呀!

(西皮二六板)宝二爷休得要过份感伤,

细听奴家说端详:

多只为双亲早弃养,

抛弃了奴家是只影形单、寄人宇下,身世蹉跎只自伤。

姐妹们暇时常来往,

赌酒看花意气扬。

境遇不同忧乐判,

别人欢喜我心伤。

抛珠渗玉成习惯,

每日里少也少不了是百转柔肠。

宝二爷诸事请原谅,

休与奴家较短长。

贾宝玉(白)林妹妹你想啊,我平生的好友只有秦钟一人,现在他已经死了,家里姐妹虽多,真能疼我的,只有妹妹你一个,如今你也恼了我了,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!

林黛玉(白)你真是个傻子,我们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,难道我的性情,你还不知道么?我同别人会恼,同你一辈子也不会恼的、你放心吧。

贾宝玉(白)妹妹,你真不恼我?

林黛玉(白)谁来恼你。

贾宝玉(白)谢天谢地。

林黛玉(白)我倒有句话儿告诉于你,大凡惜别悼亡,总要分个亲疏厚薄。那秦钟和你虽好,总不过是个亲眷,你也不能为他死了,就这样糟蹋自己,成天的长吁短叹,万一闷出病来,谁也替你不了,我看新园里景色甚好,你何妨游览游览呢?

贾宝玉(白)多谢妹妹金言,我即当前往!

(贾宝玉转身。)
贾宝玉(白)正是:

(念)且将花柳园亭乐,聊慰人天远隔心。

(贾宝玉下。)
林黛玉(白)紫鹃!

紫鹃(白)有。

林黛玉(白)你与我将房门带好,随我到琏二奶奶那边去呀!

(紫鹃反带门。)
林黛玉(白)正是:

(念)斗草看花多逸兴,终朝过从不嫌频。

(林黛玉、紫鹃同下。)
【第十场】
(贾政上。)
贾政(西皮摇板)读书吟诗增学问,

林园笑傲自怡人。

(院子上。)
院子(白)回老爷:两位清客相公来了。

贾政(白)请!

院子(白)有请啊!

(单聘仁、詹光同上)
单聘仁(念)言行不厌般般诈,

詹光(念)处世惟求面面园。

单聘仁、
詹光(同白)老世翁在上,门下拜见!

贾政(白)二位先生少礼,请坐!

单聘仁、
詹光(同白)告坐!

贾政(白)二位来得正好。我想省亲别墅,将要完工,那许多的楼台亭榭,若无一字标题,断断不能生色。但是所有的匾对,理当请贵妃赐题才好。不过贵妃尚未亲观其景,也是无从着手。二位,这件事应该如何办法?

单聘仁(白)老世翁所见极是。门下倒有一个主意:各处的匾对,断不可少,也不可定。现在且按所有的景致虚合其意的,各拟下三几个字,作成灯匾灯联,悬挂起来,等贵妃游幸之时,再请定名,制成匾对。老世翁你看如何?

贾政(白)聘翁所说,正中下怀。詹先生你看如何?

詹光(白)好的很,我也是这个主意。

单聘仁(白)英雄所见略同。

单聘仁、
詹光(同笑)哈哈哈……

贾政(白)方才琏儿说起,新花园已经布置好了,你我不妨过去一看;要有不妥当的地方,还可以叫他们更改更改。

詹光(白)老世翁的高见不差,给贵妃盖的花园,总得要尽善尽美。

单聘仁(白)你这真是杞人忧天了!琏二爷办事,向来没有错的。但是有二爷的布置,再得老世翁的标题,那真是锦上添花,再好没有。

贾政(白)单先生夸奖了。正是:

(念)城市山林聊寄傲,笔枯墨涩怕题糕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十一场】
(贾宝玉上。)
贾宝玉(唱)秦钟已死知音少,

怎不叫人泪双抛。

(白)小生、宝玉。只因好友秦钟,少年夭折,我心中十分凄惨。适才在林妹妹那里闲坐,她劝我善自保重,情见乎词,我只得免徇其请,前来此处消遣。但是良友凋零,知音日少,叫我怎不伤感喏!

(唱)曲终微恨凤凰遥,

吹断人间碧玉箫。

水月镜花空自好,

神妃亲自念奴娇。

(贾宝玉拭泪。茗烟上。)
茗烟(念)离了南书院,来到新花园。

(白)呦!二爷,你为什么哭啊?

(贾宝玉急拭泪。)
贾宝玉(白)唔,茗烟休要多言,随我走吧!

茗烟(白)是。二爷,你看这屋子多么率,明儿你跟老爷说,把这屋子赏给我吧。

贾宝玉(白)好,我赏给你就是了。

茗烟(白)您别哄我啦,这您当不了家。

(贾珍暗上,贾宝玉见贾珍请安。)
贾宝玉(白)大哥!

贾珍(白)你还不快出去哪!等会儿二叔来了,你又该受罪啦。

贾宝玉(白)茗烟,我们快走,老爷要来了!

(贾宝玉、茗烟同绕行,贾政、单聘仁、詹光同上,贾宝玉出牌楼遇见贾政,贾宝玉急侍立。)
贾政(白)你看这牌楼,玲珑精巧,华而不俗,真乃是蓬莱仙境!我想就以此四字题匾,雅虽是雅,但是不甚切合。

贾宝玉(白)莫如取名叫“天仙宝境”,不知爹爹以为然否?

贾政(白)这倒使得。我们到那边去吧。你看白石峻峭,纵横拱立,藤萝掩映,中有羊肠小径,此处清雅已极,诸君之意应用何名方好?

单聘仁(白)我想“腾王阁序”有“层峦叠翠,上出重宵”之句,莫如叫做“叠翠”吧!

詹光(白)我看雕琢不及天然。这地方很像香炉,不如叫作“赛香炉”吧!

贾政(白)也不甚好。宝玉你也想他一个。

贾宝玉(白)古人有云:编新不如述旧,刻古终胜雕今。况此处并非主山正景,莫如直用古人“曲径通幽”四字,倒觉得落落大方。

单聘仁(白)好一个“曲径通幽”!这本是眼前之事,我们竟想不到,真是惭愧。

贾政(白)二位,你看这花木葱茏,清流倒泻,此处的景致倒也不俗,该与他取个名儿才是!

单聘仁(白)门下之意,就用欧阳公“有亭翼然”之句,取名“翼然”。老世翁看是怎样?

贾政(白)“翼然”虽好,但此亭压水而成,还该就水命名,方能恰当。我想欧阳公有“泻于两峰之间”一句,竟用他这个“泻”字如何?

詹光(白)好得很。我们就用“泻玉”二字吧!

贾政(白)宝玉,你想一个!

贾宝玉(白)“泻玉”二字虽好,但粗陋欠雅,不如叫作“沁芳”吧!

(贾政含笑点头。)
贾政(白)匾上两字容易,你再作付对联来。

贾宝玉(白)是。

(贾宝玉想。)
贾宝玉(念)“绕堤柳借三篙翠,隔岸花分一脉香”。

单聘仁、
詹光(同白)好。二世兄的天分真高,真能叫我们五体投地地佩服,了不得,了不得!

贾政(白)小孩子,一知半解的算不了什么,我们后边看去吧!正是:

(念)麝兰芳霭斜阳院,

单聘仁、
贾宝玉、
詹光(同念)杜若香飘明月洲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十二场】
(平儿引王熙凤同上。)
王熙凤(唱)花样娇柔玉样温,

一生爱好是天成。

(白)咳,我们家里,自从得了大小姐归省的消息,大家都忙得马仰人翻的。我今天一清早起来,为着行宫里添置物件,发放银两,一起一起的,直闹到这个时候,才得清楚,事情办完啦,人可也闹乏啦。

平儿!

平儿(白)有。

王熙凤(白)你关照他们要没有什么要紧的事,不用回来啦,等明天再办吧!

平儿(白)是。

(丫鬟上。)
丫鬟(白)回二奶奶:蔷哥儿回来啦。

王熙凤(白)刚想歇一会,又有事情来啦,真是麻烦。他既然来啦,就叫他进来吧。

丫鬟(白)二奶奶叫蔷哥进来。

(贾蔷上。)
贾蔷(念)虽然受尽风霜苦,赢得黄金满阮囊。

(白)侄儿给婶子请安!

王熙凤(白)随便坐吧。

平儿,看茶!

贾蔷(白)谢谢婶子!

王熙凤(白)你几时回来的,事情都办好了吗?

贾蔷(白)侄儿刚才回来,事情都办好啦。侄儿在苏州还带来些物件,放在外面,请婶子招呼他们照单点收吧。

王熙凤(白)咦!这些东西,谁叫你买的?

贾蔷(白)这是侄儿孝敬婶子的。

王熙凤(白)好猴儿崽子!刚出来办事,就学会了这些个把戏,当心我揭破了你的皮!

贾蔷(白)请婶子赏脸。

王熙凤(白)哼!我本来不想收你的,恐怕你这小子把这些东西三文不值二文地乱送给别人。

平儿,你给我收下吧。下次不准这样闹玄虚。

贾蔷(白)婶子能够赏脸收下,总是疼侄儿啦。

王熙凤(白)好频嘴。我可乏啦,有话回头说吧,我要到里边歇息去啦。

(王熙凤下。)
平儿(白)蔷哥,东西在什么地方?

贾蔷(白)东西现在外面,平姐姐随我来吧!

(贾蔷、平儿同下。)
【第十三场】
(四太监、四宫女引贾元春同上。)
贾元春(引子)谦肃柔明,资妇顺,幸赞君临。

(念)镜里春浓理晓状,仙风吹下御炉香。殊容不假胭脂染,常得君王带笑旁。

(白)本宫、贾氏元春。乃员外郎贾政之女,荣国公代善之孙。早年被选入宫,充当凤藻宫尚书之职,只因诏对称旨,晋封贤德贵妃。适蒙圣上殊恩,准许归宁父母,此乃千载难逢之旷典也!正是:

(念)至尊以孝治天下,薄海同沾雨露恩。

(二黄快三眼)贾元春坐深宫满心欢畅,

圣天子施旷典令省高堂。

我贾家蒙雨露恩同海洋,

纵粉身和碎骨难报君王。

转面来叫内侍凤辇带上,

待到了容国府细说衷肠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十四场】
贾元春(内西皮导板)乘凤辇出深宫御街来上,

(四太监、四宫女、大太监引贾元春同上。)
贾元春(西皮慢板)贾元春舒杏眼细看端详。

一对对龙凤旗空中飘荡,

有昭容和彩嫔排列两行。

又只见大街上花灯璀璨,

一霎时来到了东府门墙。

(〖牌子〗。贾元春入座。)
大太监(白)现有命妇史氏、邢氏、王氏等在园外候旨,请娘娘定夺!

贾元春(白)传话下去:诸命妇一概免行大礼,待本宫之后,用家礼相见。

大太监(白)领旨。

娘娘有旨:诸命妇免行大礼,一概家礼相见。

贾母、
邢夫人、
王夫人(内同白)领旨!

(贾母引邢夫人、王夫人同上。四太监、四宫女、大太监同下。)
贾母(唱)忽听贵妃降旨意,

急急忙忙把步移。

一同来在正殿里,

不由老身心惨凄。

贾元春(白)祖母!

贾母(白)娘娘!

贾元春(白)伯母!

邢夫人(白)娘娘!

贾元春(白)母亲!

王夫人(白)娘娘!

(贾元春、贾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同跪。)
贾元春(唱)骨肉分离已数春,

贾母(唱)今朝相见出天恩。

贾元春(唱)思想家人常萦梦,

贾母(唱)于今幸得叙天伦。

贾元春(唱)满腔积愫言难尽,

邢夫人、
王夫人(同唱)旧事重提总伤神。

(贾元春、贾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同起身,悲伤。)
贾元春(白)当日将我送到那不能见人的所在,好容易今日才得回家,亲人们相见,不说不笑,反倒哭个不了,岂不是自寻苦恼?请大家暂免悲伤,老祖母请上,待孙女大礼参拜!

贾母(白)不用拜了。

贾元春(白)祖母啊!

(西皮导板)老太君请上受儿拜,

(西皮二六板)细听孙儿说衷怀:

自入深宫已数载,

骨肉恩深两分开。

虽说是年来蒙宠爱,

花前月下自徘徊。

身在宫廷心在外,

常把家人挂胸怀。

圣上的深恩同复载,

今日方能转回来。

但愿祖母身康泰,

一家安乐永无灾。

贾母(唱)圣上隆恩应感戴,

邢夫人、
王夫人(同唱)明朝端合拜金阶。

贾元春(白)啊母亲,宝兄弟为何不见?

王夫人(白)无职外男,未奉娘娘旨意,不敢擅入。

贾元春(白)至亲骨肉,倒也无妨。

内侍!

(大太监暗上。)
大太监(白)有。

贾元春(白)宣宝玉进见!

大太监(白)娘娘有旨,宝玉进见哪!

(贾宝玉上。)
贾宝玉(念)饮酒看花皆素愿,功名富贵等浮云。

(白)无职外男贾宝玉参见娘娘!

(大太监暗下。)
贾元春(白)平身。

贾宝玉(白)谢娘娘!

贾元春(白)数年不见,你已长得这般大了。

贾宝玉(白)宝玉无知,望娘娘多加训诲。

贾元春(白)啊宝玉,想我贾家,世代公卿,簪缨不绝。你须要力求上进,远绍箕裘,勿负君父之恩,方为正理。

贾宝玉(白)娘娘钧谕,自当谨记在心。

贾元春(白)这便才是。

(大太监上。)
大太监(白)启娘娘:现有命妇尤氏、王氏等在外候旨。

贾元春(白)着她们进来,一概家礼相见。

大太监(白)娘娘有旨:着命妇尤氏、王氏等进见,一概家礼相见。

(尤氏、王熙凤、李纨、贾惜春、贾迎春、贾探春同上)
王熙凤、
李纨、
尤氏(同念)金吾驰禁长春国,

贾迎春、
贾探春、
贾惜春(同念)玉漏停催不夜天。

王熙凤、
李纨、
尤氏、
贾迎春、
贾探春、
贾惜春(同白)参见娘娘!

贾元春(白)免礼!

王熙凤、
李纨、
尤氏、
贾迎春、
贾探春、
贾惜春(同白)谢娘娘!

尤氏(白)你我阔别多年,今日又得相见。真乃是意外之幸也。

王熙凤(白)此乃是千载难逢的旷典,一来是皇上施恩,二来是娘娘福气,臣妾等愚昧无知,亦不过幸逢其盛耳。

贾元春(白)二嫂不必过谦,你我大家园中游览。

内侍!

大太监(白)有。

贾元春(白)摆驾!

大太监(白)摆驾呀!

(〖牌子〗。众人同下。)
【第十五场】
(〖牌子〗。四宫女、四太监、大太监、贾元春、贾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、贾宝玉、尤氏、王熙凤、李纨、贾惜春、贾迎春、贾探春同上。)
贾元春(白)这“有凤来仪”四字倒也浑厚。但此处面山临水,花木葱茏,令人有潇洒出尘之想。也罢,此处就改名为“潇湘馆”。

宝兄弟!

贾宝玉(白)在。

贾元春(白)你与我赋诗一章,以志欣幸。

贾宝玉(白)领旨。

(贾宝玉想。)
贾宝玉(念)“秀玉初成实,堪宜待凤凰。竿竿青欲滴,个个绿生凉。

迸砌防阶水,穿帘碍鼎香。莫摇分碎影,好梦昼初长。”

贾元春(白)好一个“莫摇分碎影,好梦昼初长”。宝兄弟,你的诗学果然长进了。

贾宝玉(白)娘娘夸奖。

贾元春(白)你我大家且到那边看去。

(众人同走圆场。)
贾元春(白)这“红香绿玉”四字,可改作“怡红快绿”。这院名么?就叫做“怡红院”吧。

宝兄弟,你的诗才甚好,何不再赋一章?

贾宝玉(白)领旨。

(贾宝玉想。)
贾宝玉(念)“深庭长日静,两两出婵娟。绿蜡春犹卷,红妆夜未眠。

凭栏垂绛袖,倚石获青烟。对立东风里,主人应解怜。”

贾元春(白)这诗倒也自然,但后四句不如绿蜡红妆两句耳。你我大家,且到那面看去。

(众人同走圆场。)
贾元春(白)这“蘅芷清芬”四字,倒也不俗。但是稍嫌雕琢,不如改名“蘅芜院”。

宝兄弟,你再与我赋诗一章!

贾宝玉(白)领旨。

(贾宝玉想。)
贾宝玉(念)“蘅芜满静苑,萝薜助芬芳。软衬三春草,柔拖一缕香。

轻烟迷曲径,冷翠湿衣裳。”

贾元春(白)好一个“冷翠湿衣裳”!真乃晚唐佳境。

贾宝玉(念)“谁谓池塘曲?谢家幽梦长。”

贾元春(白)这首诗越发好了。宝兄弟人小才长,真乃是吾家千里驹也!

贾宝玉(白)娘娘夸奖过量,宝玉愧不敢当。

贾元春(白)你我至亲骨肉,不必谦虚。

内侍!

大太监(白)有。

贾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