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一. 6 月 17th, 2024

京剧徐策跑城剧本唱词

admin

11 月 15, 2023 #京剧剧本

京剧《徐策跑城》剧本唱词

角色

徐策:老生
薛刚:净
薛蛟:小生
薛葵:副净
纪鸾英:旦
韩龙:武生
韩虎:武生
院子:末

剧情

薛仁贵的后代被奸臣张泰等陷害,全家抄斩。同情薛家遭遇的徐策,用自己的孩儿代刑,换下了薛猛的孩儿薛蛟,将他抚养长大,叫他到韩山下书,约同他正在招兵买马的婶母纪鸾英发兵报仇。纪鸾英的丈夫薛刚原在青龙会上聚集人马,欲图报仇,这时也到了韩山。大家见面以后,发兵进逼长安。徐策闻讯,喜极,不顾自己的衰老,亲上城楼观望。当允代为上殿奏本,要求皇帝杀张泰为薛家申冤;否则,就让大家杀入午门。见了薛家后代人物的英雄气概,老徐策竟高兴得连马也不骑,轿也不乘,急急忙忙地上朝奏本。

京剧《徐策跑城》剧本唱词

【第一场】
(薛刚上。)
薛刚(高拨子摇板)心中只把张泰恨, 

害我薛家一满门。

(白)俺,薛刚。可恨朝中奸佞当权,为了大闹花灯之事,杀了我全家大小三百余口。是我逃走在外,结合各路英雄,预备反唐复仇;闻得韩山有一女将,招兵买马,也有反唐之意。俺在青龙会辞别众家兄弟,前往韩山,假意投军,探听虚实,就此前往。

(高拨子摇板)催马加鞭往前进,

假意投军探实情。

(薛刚下。)
【第二场】
(薛葵上。)
薛葵(高拨子摇板)山寨奉了母亲命,

(白)俺,薛葵。奉了母亲之命,巡查山口,就此走走。

(高拨子摇板)前去巡山走一程。

耳旁又听銮铃响,

那旁来了一个人。

薛蛟(内白)马来。

(薛蛟上。)
薛蛟(高拨子摇板)催马加鞭入山林,

薛葵(白)呔!少要前进!

薛蛟(高拨子摇板)莫非松林有歹人?

薛葵(白)呔!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韩山!

薛蛟(白)俺到山上有事,你问俺何来?

薛葵(白)你不说明,分明是奸细,待我将你拿下。

薛蛟(白)看你这个样儿,是要动武吗?待俺下马。

(薛蛟走小圆场,下马。)
薛蛟(白)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领。

薛葵(白)好小子招打。

(薛葵、薛蛟开打,薛葵倒地。)
薛蛟(白)起来。

薛葵(白)我不起来。

薛蛟(白)你为什么不起来?

薛葵(白)我起来你还要将我,故而我不起来。

薛蛟(白)我有事在身,如若不然,定要你的性命。

(薛蛟拉马下。)
薛葵(白)好小子,真厉害!我看他一定是奸细,待我由后山绕回,报与我母亲知道。

(薛葵下。)
【第三场】
(纪发上,四兵士、四女兵、韩龙、韩虎引纪鸾英同上。〖点绛唇〗。)
纪鸾英(念)可恨奸贼太不仁,害我薛家一满门。韩山聚起人和马,要与薛家报冤恨。

(白)俺,纪鸾英。只因薛刚大闹花灯,逃至我庄,爹娘将我许配薛刚。可恨张泰,抄杀我庄,夫妻失散,我逃至韩山,招兵买马,但等兵精粮足,杀进京城,报仇雪恨。今日升帐。

左右,伺候了。

(薛蛟上,下马。)
薛蛟(白)来此寨门。

哪位听事?

韩龙(白)你是做什么的?

薛蛟(白)奉了徐策相爷之命,前来下书。

韩龙(白)少候。

启禀夫人:徐策相爷差人前来下书。

纪鸾英(白)唤他进帐。

韩龙(白)是。

夫人唤你,随我进见。

薛蛟(白)参见夫人。

纪鸾英(白)你是奉何人所差?

薛蛟(白)徐老相爷所差。

纪鸾英(白)可有书信?

薛蛟(白)书信在此。

纪鸾英(白)呈上来。徐老相爷有书前来,待我拆书一观。

(纪鸾英看信。)
纪鸾英(白)呀,你是我侄儿薛蛟?

薛蛟(白)正是,你就是三婶母?

纪鸾英(哭)哎呀,侄儿呀!

薛蛟(哭)婶母娘呀!

(薛葵上。)
薛葵(白)哎,母亲,你为何与他抱头痛哭?

纪鸾英(白)儿啊,此乃是徐老伯父用生身之子,调换下来的薛蛟哥哥。上前见过。

薛葵(白)哎,打了半天,打出个哥哥来了,这才是拳头不睁眼。

薛蛟(白)错打自己人。

薛葵(白)哥哥,我看你没有吃过吧?

薛蛟(白)倒也饿了。

纪鸾英(白)带他后面用饭去吧。

薛葵(白)哥哥,随我来。

(薛葵、薛蛟同下。薛刚上。)
薛刚(白)来此已是寨门。

哪位听事?

韩龙(白)做什么的?

薛刚(白)闻听此处,招军买马,我是前来投军的。

韩龙(白)候着。

启禀夫人:投军人在外要见。

纪鸾英(白)唤他进来。

韩龙(白)夫人唤你,小心去见。

薛刚(白)投军人参见夫人。

纪鸾英(白)且住,看此人好像我夫君模样,待我冒叫一声。

你莫非是薛刚?

薛刚(白)你莫非是我妻纪鸾英!

纪鸾英(白)三少王爷!

薛刚(哭)夫人,夫人呐!

(薛葵、薛蛟同上。)
薛葵(白)呔!母亲,你抱着这大汉啼哭,成何体统!

纪鸾英(白)嗯!这是你爹爹到了。

薛葵(白)哎!咱老子一生一世,就是没有什么爹爹。

纪鸾英(白)为人哪有无父之理!这是你爹爹薛刚,上前见过。

薛葵(白)哦!他当真是我的爹爹。

纪鸾英(白)正是。

薛葵(白)好!咱老子取菱花和他照上一照,他要像咱老子的老子,他就是咱老子的老子;他要不像咱老子的老子,老子就是他的老子。

薛刚(白)嘿!

(薛葵取镜子和薛刚同照。)
薛刚(白)好黑的小子。

薛葵(白)好黑的老子。

薛刚(白)好黑的小子。

薛葵(白)就像一个煤炭窑里烧出来的啊!

薛刚(高拨子摇板)父也黑来子也黑,

薛葵(高拨子摇板)父子好比两快煤。

薛刚(高拨子摇板)回头再对夫人问,

韩山现有多少兵?

纪鸾英(高拨子摇板)韩山现有三千七百人和马,

薛刚(高拨子摇板)青龙会还有八百兵。

纪鸾英(高拨子摇板)两处人马合一处,

薛刚(高拨子摇板)杀上天子午朝门。

(白)待我修书,聚齐人马,也好与薛家报仇。

溶墨伺候。

(薛刚写信。)
薛刚(白)何人前去青龙会下书?

(纪鸾英接信。)
纪鸾英(白)韩龙听令,前往青龙会下书。

韩龙(白)遵命。

(韩龙下。)
纪鸾英(白)侄儿,见过你三叔父。

薛蛟(白)参见三叔父。

薛刚(白)这是何人?

纪鸾英(白)这就是徐老伯父用亲生之子,在法场之上,调换下来的薛蛟孩儿。

薛刚(白)倒也长了,但不知徐老伯父可好?

薛蛟(白)我父倒也康健。

薛刚(白)到此作甚?

薛蛟(白)前来搬兵,与我家报仇。

薛刚(白)就令侄儿回转长安,报与徐老伯父,就说大兵即日就到。

薛蛟(白)得令。

(薛蛟下。)
薛刚(白)夫人听令:传令下去,整顿人马,但等各路兵到,兵发长安。

(众人同下。)
【第四场】
(徐策上。)
徐策(念)娇儿去搬兵,未见转回程。

(院子上。)
院子(念)有事忙通报,无事不乱言。

(白)启禀相爷:韩山发来人马。

徐策(白)哦!韩山发来人马?带马敌楼一观。

(高拨子摇板)忽听家院报一信,

言到韩山发来兵,

叫家院带过了爷的马能行,

(徐策上马,走圆场。徐策、院子同上城。)
徐策(高拨子摇板)看是何人到来临。

(薛蛟上。)
薛蛟(高拨子摇板)马不停蹄到柳林,

叫声爹爹快开城。

院子(白)启相爷,小将跪城。

徐策(白)哦!

(高拨子导板)忽听得家院一声禀,

(白)呀!

(高拨子垛板)老徐策,我站城楼,我的耳又聋,我的眼又花,我的耳聋眼花看不见城下儿郎哪一个跪在城边。

我问你,家住哪府哪州并哪县?

哪一个村庄有你家门?

你的爹姓甚?你的母姓甚?

你们弟兄排行第几名?

你说得清,道得明,

放下吊桥开城门,放你进城。

你若是说不清来道不明,

要想开城万不能,你报上花名。

(徐策向院子。)
徐策(白)你听着一些。

薛蛟(高拨子摇板)爹爹把儿忘怀了,

儿是薛蛟到来临。

院子(白)相爷,他是少爷回来了。

徐策(白)哦!他是少爷。

哎呀儿啊!

(徐策在城上欲抱,院子扶住。)
院子(白)相爷小心。

徐策(白)哦!呵,呵,呵!

(高拨子摇板)家院与我城开定,

(开城。徐策、院子同出城,薛蛟跪,徐策扶起薛蛟。)
徐策(高拨子摇板)韩山发来多少兵?

薛蛟(高拨子摇板)韩山发来三千七百人和马,

青龙会还有八百兵。

徐策(高拨子摇板)领兵的元帅是哪一个?

哪一个做了前站先行?

薛蛟(高拨子摇板)前站先行孩儿做,

徐策(白)哦,你是先行官!

(徐策向院子。)
徐策(白)有一个先行官的样儿呵!

薛蛟(高拨子摇板)领兵元帅三叔亲。

徐策(白)哪一个三叔亲?

薛蛟(白)薛刚三叔父来了。

徐策(白)薛刚来了?

薛蛟(白)正是。

徐策(白)好!唤他前来。

薛蛟(白)有请三叔父。

(四兵士、四女兵、韩龙、韩虎、薛葵、纪鸾英、薛刚同上。)
薛刚(高拨子摇板)忽听蛟儿一声请,

薛蛟(白)我家爹爹在此。

薛刚(高拨子摇板)翻身下马进柳林。

走上前来忙跪定,

问声伯父可安宁?

薛蛟(白)三叔父来了。

徐策(白)这是何人?

薛蛟(白)此乃我三婶母。

徐策(白)三夫人请起。

纪鸾英(白)谢伯父。

(徐策抓住薛刚。)
徐策(白)你是薛刚?

薛刚(白)正是侄儿。

徐策(白)好奴才!

薛葵(白)啊!

徐策(高拨子散板)一见薛刚咬牙恨,

不由老夫动无名!

三杯黄汤入了肚,

害了全家一满门。

我恨你不过下口咬,

(徐策走半圆场。薛葵举锤欲打徐策,纪鸾英拦住。)
徐策(高拨子散板)他薛家又出了闯祸的精。

薛刚(白)哇!

(高拨子散板)伯父一言出了唇,

骂得黑脸又转青。

葵儿来过了乌骓马,

(四兵士、四女兵、韩龙、韩虎、薛葵、纪鸾英同下。)
薛刚(高拨子散板)杀上天子午朝门。

(薛刚下。薛蛟提枪欲上马。徐策拉住薛蛟的枪。)
徐策(白)你要作甚?

薛蛟(白)杀进午门,与我薛家报仇。

徐策(白)当初为什么不报仇?

薛蛟(白)当初无有三叔父的将令,

徐策(白)哦!当初无有三叔父,你不报仇;如今有了你三叔父,就不听为父的言语!好,好,好!你要,却也不难;来,来,来,一枪将老夫刺死,然后再反!

(薛蛟拉枪。)
薛蛟(白)爹爹,孩儿不反了。

徐策(白)不反了?

薛蛟(白)不反了。

徐策(白)不反了?

薛蛟(白)不反了。

徐策(白)不,不,不,不反了?

薛蛟(白)不反了。

徐策(白)唤他回来。

薛蛟(白)是。

徐策(白)哼!

(徐策掷枪。)
徐策(白)大胆的奴才!

薛蛟(白)叔父请转。

(四兵士、四女兵、韩龙、韩虎、薛葵、纪鸾英、薛刚同上。)
薛刚(高拨子摇板)翻身下马把话论,

尊声伯父你是听:

大闹花灯孩儿错,

为何杀我一满门。

三月孩童有何罪?

腰斩三截为何情?

伯父思一思来想一想,

(薛刚拭泪。)
薛刚(高拨子摇板)叫儿心疼不心疼。

徐策(白)你们为江山?

薛刚(白)不为江山。

徐策(白)为社稷?

薛刚(白)不为社稷。

薛策(白)那着为何?

薛刚(白)与薛家报仇。

徐策(白)也罢,老夫上殿,启奏天子,万岁若准了本章,拿住奸党,与你薛家报仇;倘若万岁不准本章,你们再反不迟。

薛刚(白)伯父,须要言而有信。

徐策(白)嗯!我岂能失信于你们。

薛刚(白)啊!众将官!将人马四十里。

(四兵士、四女兵、韩龙、韩虎、薛葵、纪鸾英同下。)
薛蛟(白)爹爹,倘若万岁不准本章,那时节可能反哪?

徐策(白)呃呃,那可以反。

薛蛟(白)啊,那可以反,哈哈,我们要哪!

(薛蛟拉马下。)
徐策(白)哈哈!他薛家的威风又来了。

院子(白)相爷,此番上朝,还是骑马,还是坐轿?

徐策(白)老夫高兴得很,要步行上朝。你准备一切,在朝房伺候。

院子(白)遵命。

(院子下。)
徐策(白)哈哈!老夫此番上殿,启奏天子,准了本章,拿住奸党,与薛家报仇。哎呀!倘若万岁不准本章,嘿嘿!长安城要有一场大热闹啊!待老夫上朝!

(高拨子原板)湛湛青天不可欺,

是非善恶人尽知。

血海冤仇终需报,

且看来早与来迟。

薛刚在洋河把酒戒,

他爹娘寿辰把酒开。

三杯入肚出府外,

惹下滔天大祸灾。

天佐、天佑俱打坏,

张泰门牙打下来;

太庙神像俱打坏,

太子的金盔落尘埃。

一家绑在西郊外,

三百余口把刀开。

韩山发来人和马,

(白)韩山发来三千七百人和马,薛蛟,薛魁,薛刚……

(徐策惊。)
徐策(高拨子原板)青龙会还有八百兵。

(高拨子散板)看看不觉天色晚,

急急忙忙步进城。

老夫上殿去奏本,

一本一本往上升。

万岁准了我的本,

君是君来臣是臣;

万岁不准我的本,

紫禁城杀一个乱纷纷。

往日行走走不动,

今日行走快如风。

三步当作两步走,

两步当作一步行。

急急忙忙往前进,

(白)哦!嘿嘿!

(高拨子散板)老夫上殿把本升。

(徐策下。)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