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四. 6 月 20th, 2024

菊海云烟录5 -艺海云烟-曲海泛舟-戏曲艺术

admin

11 月 17, 2023 #京剧资讯

 

由于在学习技术上,或者不是由于自己的过错而挨打,我也认为是“天经地义”,对于师父并无怨恨之情。何况在我的抵押契约上还明明写下了“打死勿论”这类的条文。至于师父尽采取了怎样的打法:用拳头、用巴掌、用脚踢、用木板、用藤条、揪头发、拧耳朵、打耳光、抽嘴巴、打……以至随便打身上任何部位,轻,重,多,少……我也从来不大计较的。例如师父是喜欢用经过水浸一夜的粗绳头抽打我的,学戏或唱戏时也许什么地方发生了错误,他有时就用手里打“梆子”的枣木棍,冷不防从后面走过来,在头上狠狠地给我来一下,打得你眼冒金花!有时候也许在你的后腰上猛来一拳,打得你在台上要呕吐,要断气,要晕倒下来!但是却又不敢晕倒,戏还得唱下去。类于我挨打这种情况,在当时不管在戏班里,在观众的眼睛里,似乎也并没什么奇怪,这是习惯、是风气,……他们是漠然的,也认为这是“天经地义”。

前面说过,对师父的“打”,我没什么怨恨之情,但对于我这位宫女出身的师娘,却是无法心平气和。她不独从各方面刁难我,折磨我,没完没了地支使我做这做那,还常常要在师父面前为我的“过错”添油加醋、煽风点火,……有时候,当师父在夜间打我的时候,怕我哭叫,惊动四邻,她竟帮助师父按住我的身子,而且用一团脏棉花把我的嘴巴给塞起来!如此就可以像敲哑吧鼓似的,美美地饱打一顿。因此,对于这个“帮凶”的人,就激起我的一种本能的、可怜的、天真的报复思想和感情。下面我将要谈一个这类“报复”的小故事。